85、八五

85、八五 车队走走停停,逐渐向长蛇岛逼近,而宋浩然也一路享受着甜蜜又痛苦的折磨,下-身那处软了又硬,硬了又软,收获了林文博冷厉的眼刀无数。 两天后的黄昏,车队终于下了高速,准备在一处人迹罕至的荒林露宿一晚。荒林离长蛇岛还有三百多公里的距离,但龚父却并不打算连夜赶路,而是吩咐大家好生休息,等第二日精神饱满了再出发,因为若要进入长蛇岛,他们很可能有一场硬仗要打,没有精神是不行的。 龚黎昕对屁股下软软硬硬的棍子早就习以为常,不复最初的羞赧和惊异。见汽车在荒林边停下,他也准备起身,随众人下车。 “黎昕,等等。”宋浩然眼眸腥红,拉住了他的手。 “宋大哥,你怎么了?”龚黎昕回头,摸摸宋浩然泛红的眼角,担心的问。 林文博也停下脚步,视线中夹着冷刀,朝又闹幺蛾子的好友投去。他从来不知道,好友除了脾气暴躁这个缺点外竟然还是个无节操、无下限的人,完全颠覆了他以往正气浩然的形象。 宋浩然对好友带刺的眼神视而不见,拉着龚黎昕的手低语,“黎昕在车里陪陪我,我脚麻了,动不了。” “好,我帮你揉揉,很快就没事了。”龚黎昕毫不迟疑的点头,手抚上他的小腿肚子,一点一点揉搓起来。 “嘶”针刺般的痛感传来,令宋浩然倒吸口气。他没有说谎,他确实抱着龚黎昕抱到双腿麻木。 林文博见他痛苦的表情不似假装,这才款步离开。一个随时随地都能发-情的男人,一个连抱一抱也能高-潮-射-精的男人,他还真的不放心小昕和对方单独相处。小昕年岁还小,不谙情-事,当初能够把对自己的崇拜仰慕错当成爱情,如今也很可能会受到好友的误导。等他日后逐渐成熟懂事,难免不会为此感到懊悔,继而怨恨。但是,他在真心为小昕考虑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在嫉妒好友,嫉妒的无以复加。 等林文博走远,宋浩然盯着专心替自己推拿的少年,浅淡的眸色逐渐转为邪肆的深红。他俯身,擒住少年的双肩,狠狠吻上肖想了两天两夜的粉嫩薄唇,大力允吸□起来。顶开少年的贝齿,舌尖不断深入口腔,夺取少年的所有呼吸,直将少年吻的面颊酡红,眼神迷蒙,浑身酥软的躺倒在他怀里,他才意犹未尽的结束这一吻。 “怎么样?喜欢这个吻吗?”宋浩然咬着少年圆润可爱的耳垂,低声问道。 “嗯,喜欢。”龚黎昕诚实的点头,嗓音不复之前的清亮,带着一丝细微的鼻音,仿似撒娇又仿似爱语,比扬州少女的吴侬软语更能打动人心。 宋浩然低笑,坚硬的心房软的一塌糊涂,垂头在他唇上啄吻两下,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他柔韧的身体,起身下车。“吻吻你腿就不麻了!比按摩有用得多。”捏捏少年的手心,他语带戏谑的说道,见少年刚褪去粉红的耳尖又开始充血,心情说不出的愉悦。 看见携手下车,宛如爱侣的两人,又见少年原本粉嫩的唇瓣殷红如血,微微肿胀,林文博心脏剧烈刺痛一下,连忙垂头遮掩眸子中深金色的冰冷流光。明知道会痛不可遏,明知道无法阻止,明知道自己没有资格,但是他就是忍不住一次次的去奢望,去碰触心中那片禁区,就像一个受虐狂,试图从痛苦中寻找一丝半点的解脱。他知道,他这辈子已经无可救药了! 撇开头不去看两人,林文博开始组织民众搭建营区,让忙碌冲淡内心的痛苦。一个小时后,所有人都安顿下来,营区中也燃起了篝火,飘起了烹饪食物的香味,八个异能小组和两个民众组建的自卫队轮流在周边巡逻,确保营区的安全。 龚黎昕盘腿坐在草地上,手里捏着一块饼干充饥,眼睛却死死盯住架在篝火上的铁锅,等待水烧开后下方便面饼进去。 孙甜甜正将几根萝卜和几棵大葱切成碎末,准备放进面汤里提味。在龚少火热目光的注视下,她的动作有些急促,深恨水怎么迟迟不开,把龚少饿的眼睛都绿了,令她压力山大。 肚子又咕咕叫唤了一声,龚黎昕食指一弹,招出一缕三昧真火,准备往火堆里投去。看见他的举动,围坐在篝火边的一组组员们脸色大变,齐齐张开嘴准备阻止。 “把锅子烧穿等会儿又得重新换锅煮面!耽误了时间饿的还是你自己!”宋浩然适时出现,擒住了他纤细的手腕,语带宠溺的开口。 “是啊老大,上次的惨剧你又忘了!”王韬抹汗,一脸侥幸的表情。 龚黎昕抿唇,不好意思的收回三昧真火,眼巴巴的朝宋浩然看去。宋浩然被他湿漉漉的渴求眼神看的心头酥麻,笑着刮刮他挺翘的鼻头,直接投了一团橘红色的火球进锅里。 刺啦一声响,平静的锅底冒出一串串气泡,水瞬间就沸腾了。王韬欢呼一声,连忙将足够十一个人吃的面饼下进锅里,用筷子搅拌。孙甜甜把切碎的蔬菜和大葱也放下去,再撒上盐和调味料,浓郁的香味随着蒸腾的热气飘散。 龚黎昕指尖微动,暗暗咽下疯狂分泌的口水,一双大眼死死盯住翻腾的汤面,目光灼热。在地宫过了十六年苦行僧般的生活,好不容易重生现代却又碰上了末世,一顿简单的蔬菜煮泡面于他而言也是难得的美味佳肴。 宋浩然揉揉故作淡定却眼露垂涎的少年的头,只觉得他一举一动都那么纯真可爱,令他百看不厌。起身,用筷子搅拌熟透的面条,他笑着给少年盛了一碗,小心的送到他面前,口里不忘殷勤的嘱咐他慢吃一点。 龚黎昕点头,拿起筷子开吃,正在这个时候,负责巡逻的二组组员跑了过来,说是荒林里发现幸存者,急需救援。宋浩然放下刚拿上手的碗筷,温声嘱咐龚黎昕继续吃,然后随组员匆匆离开。 龚黎昕其实早就听见荒林深处的动静,却不想理会。见宋浩然去了,他朝罗大海扬扬下颚嘱咐道,“大海哥,你吃完了过去看看。”这里是植物繁茂的树林,是木系异能者的天下。 “好嘞龚少。”罗大海应诺,加快了进食的速度。跟在龚少身边久了,他们也养成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的习惯,只要不是发生危及生死的重大事件,他们总要吃完了饭才会想着去解决。 这一头,一组的组员吃的正香,而荒林深处却发生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四个陌生异能者不知什么原因想要横穿荒林却碰上了一只火系变异巨蟒。巨蟒身长二十多米,腰腹足有一个大水缸粗,腥红的眼睛显示它至少已经达到了三-级低阶,是遥遥立于食物链顶端的生物。 在四人精疲力尽,陷入绝望之时,在附近巡逻的二组组员及时发现了他们,并赶过去救援。但这头巨蟒是罕见的三-级低阶变异兽,喷出的火焰温度十分慑人,一身坚硬的鳞甲更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让人无从下手。几名组员力不能支,连忙派人去找组长来救。 林文博也听见了响动,随着宋浩然一同过去查看。 四名异能者看见突然出现的一群人,精神一震的同时心底的绝望也顷刻间消散。他们奋力突出巨蟒的攻击范围,向几名组员靠拢。 打头的风系异能者是个女人,而且是个身材火辣,长相明艳的女人。但她眉眼间的英气综合了她的明艳,使她具有一种亦刚亦柔的独特魅力。她身后跟着两名二八少女,长相都非常娇美,但身手却丝毫不弱,看样子至少是二级低阶的异能者,身材娇小的是冰系,身材修长的是火系。垫后的男人长相普通,体格健壮,是一名木系异能者,正控制着荒林中的藤蔓缠住巨蟒的身体,为他们撤离打掩护。但他明显已经到了极限,苍白的脸颊正滑落大滴大滴的汗水。 林文博和宋浩然赶到时,巨蟒正好挣脱满身的藤蔓,张开血盆大嘴朝四人扑去。它不舍得喷火将难得的猎物烧成灰烬,这正好给了四人一线生机。 宋浩然和林文博同时举手,一个招出一枚火球朝巨蟒的大嘴扔去,一个凭空变出一根两米长的钢刺,攻击巨蟒的七寸。火球没入巨蟒的大嘴被它一口吞下,半点伤害也没造成。同为火系,它自然不惧高温。攻击它七寸的钢刺也因坚硬鳞甲的阻挡而应声折断,连个刮痕也没留下。 林文博和宋浩然齐齐皱眉,举手释放各种大招往巨蟒身上轰击,企图找出它的弱点。在两人炫目又猛烈的攻势下,刀枪不入的巨蟒也有些吃不住,连连在地上翻滚躲避,但凶猛的气势却丝毫没有减弱,越来越腥红的眼睛显示出它有暴走的迹象。 “不好,它要陷入狂暴了,咱们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身材火辣的女人高声提醒道。 众人闻言连忙后退,但想到后方安营扎寨的数千民众,他们又止住了脚步,迎着巨蟒奋力攻过去。就算是死于蟒腹,他们也不能将巨蟒引向手无缚鸡之力的民众。 那巨蟒张开大嘴,喷出一口腥气,尾尖扬起,狠狠朝众人甩去。能将四人合抱的大树一尾巴甩断,若这一下落到实处,他们必定会粉身碎骨,死无葬僧地。众人连忙闪身躲避,但巨蟒尾尖连连抽击,不留丝毫间隙,躲开了一下,第二下马上又到了。正当众人精疲力竭,无力再闪躲时,罗大海终于吃完泡面,及时赶到。 “快闪开!”他边喊边扬手,朝巨蟒扔了一颗不起眼的植物种子过去。看见他的动作,众人眼里露出喜色,连忙凝聚最后一丝力气,极速后退。

上一篇   84、八四

下一篇   86八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