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八八

林文博看着少年干脆利落的剥下巨蟒的皮,又挖出巨蟒的晶递给宋浩然,浅金色的眼瞳黯淡了一瞬,好半响才压下心中的酸涩和嫉妒。 朝面色铁青,表情十分难看的龚香怡看去,他徐徐开口,“一条小蛇而已,怎么可能难倒小昕?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如果你真的想要护甲,可以拿你空间里的美食去交换,小昕一定会同意的。” 想到少年那可爱透顶的馋样,林文博勾唇,愉悦的低笑。 “不用了!”龚香怡冷声开口,语气满是不耐和挫败。只要一套护甲有什么用?她想要的是整块蟒皮。有了蟒皮,至少可以做二十套护甲,到了长蛇岛就能拿这些装备和空间里的物资去招揽自己的组员。前世和今生的命运正在逐渐交叠,为了避免悲剧,她不得不蓄积属于自己的力量。 林文博淡淡睇视她一眼,对她恶劣的语气不以为忤,仿佛早就习惯。 这时,站在不远处围观龚少剥皮的曹亚楠看见面色涨红,艳若桃李的龚香怡,眼睛亮了亮,施施然的走过来,一双眼睛似探照灯般扫视着龚香怡前·凸·后·翘的性·感身材,拍拍林文博的肩膀,笑嘻嘻的问道,“文博,这位美女是谁?给我介绍介绍?” 林文博怪异的瞥曹亚楠一眼,觉得她此时此刻的表情很像一个见色起意的流氓。还不待他开口,龚香怡却尖声惊叫起来,“曹亚楠?”她怎么会在长蛇岛?不是应该在响翠湾吗? “美女认识我?”曹亚楠拧眉,视线在龚香怡娇美的容颜上转了一圈,觉得非常陌生。 “不,不认识,刚刚听别人说起过。”龚香怡极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淡,但看向曹亚楠搭在林文博肩膀上那只手的视线却仿似淬了毒,狠辣无比。除了龚黎昕,她最恨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女人。她长相美艳,身材火辣,性格开朗,实力不凡,走到哪里都像一枚小小的太阳,吸引着周围人的视线,也反衬得自己黯淡无光。上辈子,正是她抢走了林文博身边的位置。 曹亚楠神经粗壮,没有察觉龚香怡狠毒的目光,手依然搭在林文博肩膀上。她态度落落大方,举手投足间半点没有女儿家的娇态,反倒透着股英气和爽朗,与林文博站在一处明显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没有人会想歪。 但龚香怡却不这样想,看见曹亚楠亲昵的靠在林文博身上的模样,她就忆起了上辈子两人并肩作战,默契无间的场景,埋在心底深处的怨恨和嫉妒像火山一样猛烈喷发。 “曹小姐,我们基地从不收容陌生人,请问你们什么时候走?”咬着后槽牙,龚香怡语气僵硬,笑容扭曲。 曹亚楠终于感觉到了她的敌意,心中觉得莫名其妙,迟疑的问道,“你是在赶我走?我以前跟你有仇?” 林文博心中长叹,知道龚香怡肯定又陷入了她那些臆想,只得开口替可怜的曹亚楠说话,“香怡,曹亚楠是小昕新招募的队员,是我们的同伴,不是陌生人。” 又来了!每一次你都要替她说话!每一次你都会舍弃我,维护她!在这几天的连番打击下,龚香怡本就心绪不稳,此时更是陷入了上辈子糟糕的回忆不可自拔,表情越来越扭曲,转头看向林文博的眼神里带着怨毒的凶光,就像看着不共戴天的仇人,使林文博心中生寒。 “哦?认识还不到两小时,不是陌生人是什么人?难道是情人?你们的感情也来得太快了!”上辈子和这辈子的记忆交叠缠绕,纠结成一团乱麻,龚香怡心浮气躁,语气极尽尖刻的嘲讽道。 话落,她顿了顿,目光阴鸷的看向林文博,用命令的语气说道,“林文博,我要你现在就赶她走!” 曹亚楠搞不清楚状况,看着对持中的两人,直接呆掉了。林文博眉头皱得死紧,冷冷拒绝道,“她是小昕的组员,我没有资格赶她走。” “你不要拿龚黎昕说事!你自己舍不得就直说!林文博,你这个忘恩负义的骗子!混蛋!”龚香怡尖声叫骂,情绪濒临失控的边缘。 她这幅歇斯底里的病态林文博见得多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却觉得特别厌烦,简直到了不堪忍受的地步,积压在心底许久的怒火也腾地燃烧起来,难以自控。“龚香怡,你说够了没有?你他·妈就是个疯子!我懒得理你!”他浅金色的眸子泛着幽幽的冷光,厌恶的睇视龚香怡一眼,拉着呆愣中的曹亚楠就要离开。 盯着两人拉扯在一起的手臂,龚香怡眼睛布满血丝,神情显得极为狰狞。她胸口剧烈起伏几下,铁青着脸追上去,对准林文博的脸颊狠狠甩了一巴掌。这一巴掌带着她上辈子的怨和恨,带着她这辈子的不安和彷徨,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直把林文博的头打偏了去,脸颊立时红肿起来。 他们争吵的声音很大,早就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再加上这响亮的一巴掌,营地里瞬间安静下来,几十秒过后民众一片哗然,纷纷出口为林文博抱不平。龚香怡性格怪异,喜怒不定,再加上一双势利眼和一副傲脾气,在基地里人缘很差。两人发生争执,谁也不会去同情她,反而为林文博不值,特别是三组组员,恨不能冲上去教训教训她,但看在她是龚少姐姐的份上又硬生生忍住了。 林文博缓缓转过脸来朝龚香怡看去,浅金色的眼瞳逐渐变成深金色,里面除了漠然和阴鸷还流转着森冷的戾气,寒意刺骨。这是他头一次在龚香怡面前显示他冷酷无情的一面,他已经受够了,再也不想隐忍下去。 龚香怡被他看得惶惑不安,不自觉退后一步,扇的通红的手掌微微颤抖起来,但想起上一世他的负心和这一世的冷漠,又很快重燃怒火,色厉内荏的说道,“林文博,我受够了,我们分手吧!” 林文博深金色的眼瞳定定凝视她,像两个望不见底的深渊,将一切感情沉淀,继而吞噬。沉默了半晌,他一字一句慎重开口,“分手?龚香怡,你确定吗?” “确定!”龚香怡心间挣扎,口里却冷冷的回答道。 “好,如你所愿!”林文博点头,最后睇视她一眼,漠然的转身离开。 龚香怡见他答应的如此干脆,半点没有犹豫不决,更没有拖泥带水,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她还以为这次争吵会像以往的每一次那样,只要自己提出分手,林文博总会害怕妥协,然后回过头来哄她。却没想到,林文博的反应会是痛痛快快的掉头离开! 龚香怡呆怔在原地,半晌后感觉到周围人看好戏的嘲讽目光,她压下心头的惊慌不安,怨毒的剜了曹亚楠一眼,转身跑远。即使恨得想把曹亚楠杀掉,她却也知道她现在完全没有那个能力。 曹亚楠拍拍胸口,终于从这场无妄之灾中回过味来,心中直呼倒霉。乐嘉和杨晓雪走过来,一左一右搭着她肩膀,低声问道,“怎么啦?是不是你想勾搭人家却把人家惹毛啦?造孽哟,好端端的拆散了一对情侣,你就不能放老实点吗?初来乍到的,不要随便惹事!” “我冤枉啊我!”曹亚楠拽住乐嘉的手捏了捏,哀叹道,“我还没勾搭上,人就发飙了!我自己都没搞清楚状况呢!也不知道她跟我哪儿来的仇怨,估计脑子有病!” 杨晓雪点头,低语道,“嗯,刚才打听了一下,那女人是龚少的姐姐,林文博的未婚妻,因为拥有预言能力,有时候搞不清现实和梦境,弄得精神分裂了,是个危险人物。以后你离她远一点,她刚才看你那眼神毒得很,应该是把你恨上了!” “恨就恨呗,老子怕她?”曹亚楠大大咧咧的摆手,叹气道,“可惜了,好好一个美人,脑子却有病,真的可惜了!” 乐嘉和杨晓雪直翻白眼,一左一右拧向她腰间的软肉。 等当事人相继离开,站在不远处的龚父看向林祖父,低声说道,“老爷子,都是我教女无方,为难你们家文博啦!分了也好,唉,是我家女儿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林茂苦笑摆手,心里却着实替自家孙子松了口气。 龚父走进女儿的帐篷,想要和女儿长谈一番,林祖父也朝自家孙子的帐篷走去,远远看见龚黎昕满脸担忧的掀开帐帘,他垂头低笑,转身离开。虽说和龚家女儿闹翻了,但孙子和龚家小子的感情却是实打实的深厚,这样好,这样他就放心了。 龚黎昕走进帐篷时,林文博正盘腿坐在地上,低垂的脸颊隐没在一层阴影中,看不清表情,显得十分萧瑟。 “林大哥,你脸还痛吗?”龚黎昕紧紧挨着他坐下,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去摩挲他红肿的半张脸。在龚黎昕的认知里,女人是男人的附庸,可任由男人处置,看见林大哥不但被抛弃,还当着众人的面被狠狠打了一巴掌,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他觉得很不可思议,对林大哥的疼惜如潮水般泛滥。 “小昕?”林文博猛然抬头,喃喃低唤,黯淡的金色眼眸在看见少年的那一刻鲜活起来,流转着耀目的光芒。他反握住住少年置于自己脸上的手,将他一把拉进怀里紧紧抱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龚黎昕乖巧的依偎在他怀里,没有挣扎。待林文博狂乱的心跳平息下来,他才徐徐开口,“林大哥,不要为龚香怡伤心,那不值得!就算你做不成我姐夫,你也永远是我的林大哥!不要因为龚香怡就影响我们之间的情谊,好不好?”在原主的记忆里,林文博对龚黎昕的好是出于‘爱屋及乌’的心理,因此他才有这么一说,他害怕林文博会自此疏远他们之间的关系。 “好,好!你也永远都是我的小昕!”林文博低声呢喃,边说边珍而重之的在少年的发顶落下轻轻一吻,心中的苦涩疲惫一点一滴沉淀下来,化为了如释重负的解脱,捆绑在心底的野兽哐当一声挣脱沉重的枷锁,将他仅存的一点顾虑吞噬殆尽。

上一篇   86八七

下一篇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