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翌日,车队早早就打理好行装,准备向长蛇岛出发。林文博脸颊的红肿已经消退,眼眸清亮,精神饱满,并没有旁人想象中的颓废。 他携着龚黎昕的手向龚父的指挥车走去,路过一辆卡车,曹亚楠从车里伸出头来,故作亲密的喊道,“文博,过来和我搭一辆车!”话落,她眼含挑衅的朝站在龚父身边,神情憔悴的龚香怡看去。被这女人瞪了一早上,是个圣人也发疯了,更何况她还不是圣人。 林文博略略停步,点头道,“好,等会儿就过来。” 曹亚楠没想到他会这么配合,嘴巴张了张,被噎住了,但眼角余光睇见龚香怡更加怨毒的目光,她很快收起惊愕的表情,风情万种,矫揉造作的笑道,“好啊,人家等你哦!” 乐嘉和杨晓雪在她背后直翻白眼,龚黎昕也抬头,认真打量她明艳不可方物的脸。 林文博擒住少年的下颚,将他看向曹亚楠的脸掰回来,凑近他耳畔低声解释道,“她是想气气龚香怡,和我没有关系。而我,是真的不想跟龚香怡坐在一起,心里会很难受。”说到最后一句,他语气极为低落,淡淡的忧伤在眼底蔓延。 “林大哥,别难过了,我也不和龚香怡坐一车了,我过来陪你。”龚黎昕漆黑的眼眸满满都是心疼,低声安慰道。 “好。谢谢小昕。”林文博揉揉少年的头,金色的眼瞳滑过一道暗芒。小昕心疼他,这个认知令他浑身舒泰,但他也知道,小昕对他的喜欢并不是爱情,而是介于亲人和友人之间。但他并不着急,小昕能够喜欢上他一次,也能喜欢上他第二次,没了身份的挂碍,他可以尽力去争取,去一点一滴蚕食少年的心。至于好友,他只能在心底默默说声抱歉。 宋浩然并不知道林文博的想法,否则这会儿就不会笑着走过去跟他打招呼,而是送他一顿饱拳了。“你看上去不错啊!要我说,你早该和龚香怡分手,省得吊死在那颗歪脖子树上!”宋浩然拍拍他肩膀,低声说道。 林文博摇头不语,向龚父和林老爷子走过去。龚香怡见他过来,冷哼一声偏过头去,但心底终究还存了些念想,眼角余光不时飘到他身上。 林文博恍若不知,对龚父颔首说道,“龚叔,你交代的事都吩咐下去了,小昕的实力他们一定不会外泄,二级高阶异能者也会尽量不动用异能,控制好瞳色。” “很好。示敌以弱,克敌以刚,我们先示弱,拿手头的筹码去和长蛇岛谈判,他们见我们实力弱小就不会对我们过多设防。如果谈判不成,咱们再动武,攻他个措手不及。”龚父看向小儿子,语重心长的说道。 龚黎昕回他一个懵懵懂懂的眼神,表情显得特别无辜单纯。对这些阴谋阳谋他真是一点也不在行,龚父的安排,他有听却没有懂,也懒得去懂,反正这些事林大哥和宋大哥总会安排好的,无需他操心。 龚父噎住了,恨铁不成钢的瞪儿子一眼,直瞪的儿子表情更加莫名其妙。 林祖父朗笑,拍拍龚父的肩膀安抚道,“你不用急着教他,等他经的事多了,自然而然就懂了。再说,一力降十会,凭黎昕的实力,走到哪儿都不会吃亏的。” 龚父无奈的点头,在儿子脑门上敲了一记,轻斥一声‘榆木脑袋’!宋浩然也笑了,连忙转移话题,娓娓说道,“龚叔你放心,长蛇岛排外,信息闭塞,哪能跟咱们正规军的情报系统来比?他们对咱们基地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但咱们手上却有不少长蛇岛内部的消息。目前长蛇岛分狱警和囚犯两派,而且两派的分歧挺大,咱们可以利用这一点。” 林文博颔首,补充道,“囚犯一派的首领叫鲍隆,外号暴龙,是三·级低阶风系异能者,手里有很多异能高手;狱警一派的主事叫康正元,二级高阶土系异能者,手底下没有多少异能高手,但却掌握了长蛇岛监狱的军火库,从侧面补足了实力。两派人马虽然水火不容,但谁也奈何不了谁,目前保持了微妙的平衡。我们手里有暴龙想要的军火,有康正元想要的人力,从这两方面下手,操作得当的话进入长蛇岛不是问题。” “分析的不错。等会儿到了长蛇岛就由文博负责谈判吧,到底是生意人,精通这个。”龚父笑着拍拍林文博的肩膀。 “是,我一定尽力而为。”林文博躬身应诺,依然拿龚父当岳丈看待,态度半点也不疏离,令龚父很是欣慰。如果龚父知道他认定的‘娇妻’从自家女儿换成了自家儿子,估计这会儿就不会笑得那么舒心了。 该交待的都交待清楚了,龚父指指两人的眼睛,提醒道,“把你们的瞳色都收起来吧。” 两人颔首,压制住眼部经脉中的异能,将瞳孔由浅红色和浅金色恢复为原来的黑色。随意收放身体内的能量,本来只有四级异能者才能做到,但两人从龚黎昕那里学会了经脉运行的方法,于他们而言只是雕虫小技罢了。 两人浑身的气势都收敛了起来,半点看不出是三·级低阶的异能高手,龚父满意的颔首,让他们上车。 “龚叔,我去后面和我的组员坐一起。”林文博摆手拒绝。 “我和林大哥一起。”龚黎昕拉住林文博的手。 “那走吧,我也坐后面去。”宋浩然揽住龚黎昕的肩膀,三人辞过龚父径直爬上了后面的卡车。 龚远航看向面色铁青,死死瞪着林文博背影的女儿,语重心长的说道,“上车吧,别看了。如果你不胡思乱想,安安生生过日子,也不会和文博走到今天这一步,更不会和你弟弟形同陌路。有时候我宁愿你没有预言能力,做个普通人就好。唉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谁叫你是我女儿呢,他们都不管你,我总不能不管,但是你以后也给我安分点,不要再胡闹了。” 龚香怡眼眶蓄满了泪水,挽住龚父的胳膊,语带哽咽的说道,“爸爸,以后我只有你了,我会好好的,你也一定要好好的。”她此时此刻很后悔,很迷茫,明明知道自己越走越错却回不了头,重生最初曾细细勾勒过的美好生活早已在现实的连番打击下变得面目全非。 林老爷子看了泪流满面的龚香怡一眼,摇摇头径直上车,心中暗暗忖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变成这样还不是你一手做的? 车队缓缓开动,向长蛇岛进发,三个多小时后顺利抵达了目的地,停靠在进入岛内的单行道前。单行道两旁设有高高的钢丝防护网,网上通了高压电,还有几名警卫把守在路旁。 看见车队,一名警卫端着枪上前,和坐在指挥车里的龚父交涉了一阵。很明显,龚父的说辞打动了他,他转头向岛内跑去,过了十多分钟,一行全副武装的狱警开着两辆吉普车出来了,要求龚父卸下武器随他们进去。 宋浩然,林文博,龚黎昕连忙上前,解□上的所有武器,陪同在龚父身边,剩下的人原地等待。 穿过五公里长的单行道,四人被狱警领进了监狱主楼的大厅,见到了两位主事者。康正元三十出头,长了一张长长的马脸,倒三角眼,面露阴险刻薄之相。鲍隆体格壮硕,头大颈粗,繁杂的黑色纹身从背上一直蔓延到脸侧,显得面目狰狞。两人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人,若是常人,必定会心生胆怯,但在大将出生的龚父面前,这两个人的气势被硬生生压了下去。 看见祲威盛容的龚父,两人脸上的轻视收敛了一点,笑着上前打招呼,然后便是冗长的闲谈和反复的试探,场面非常沉闷。 “爸爸,我想出去走走,可以吗?”龚黎昕听不懂他们的机锋,拉拉龚父的衣袖低声问道。他五感敏锐非常,如果龚父有危险,他立刻就会察觉并迅速赶回来,更何况还有林文博和宋浩然在,应是安全无虞。 “这是龚首长的儿子吗?”鲍隆看向龚黎昕的眼神带着惊艳和垂涎。监狱里可没有长相如此精致的少年,更何况还是个粉粉嫩嫩,娇生惯养的贵公子,那墨如点漆的眼睛一望到底,说不出的明亮清澈,令人心向往之。他把号子里长相稍正的男人女人都尝了个遍,但和眼前的少年一比,他觉得自己这半辈子都白活了。 看见鲍隆猥琐下流的表情,宋浩然双手握拳,额头青筋直冒,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眸溢出几丝隐含杀气的红光。林文博在桌下踩了他一脚,暗暗告诫他切莫冲动。龚父仿似没有察觉鲍隆对自己儿子的觊觎,眯眼笑问,“鲍先生,康先生,能否让我儿子出去转转?他什么也不懂,肯定是闷坏了。” “当然可以。”鲍隆和康正元双双点头。一个是有心讨好美人,一个是压根没把龚黎昕放在眼里。从外表上看,龚少是极具欺骗性的,比小白兔还要纯良无害。 “多谢。”龚父笑着道谢,转而拍拍龚黎昕的肩膀,温声嘱咐道,“不要乱跑知道吗?” “知道了。”龚黎昕乖巧的点头,在警卫的带领下走出厅门,四处转悠。

上一篇   87八八

下一篇   89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