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九十

长蛇岛监狱是c国最大的监狱,分为东西南北四个监区。东区是女号,其它三区是男号。原本岛上有六万多人,如今就只剩下三千人不到,其中有三百多名异能者,剩下的都是普通人。在这里,普通人的日子很不好过,狱警稍好点,有康正元罩着,囚犯就只能当牛做马,日夜耕种,过得是堪比奴隶一般的卑贱生活。在这里,时光仿佛倒退了好几千年,处处都显现出迥异于现代文明的粗鄙和野蛮。不过这很正常,监狱嘛,原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龚黎昕绕了一圈,看见远处农田里顶着烈日劳作,被警卫不停用鞭子抽打的民众,紧紧皱起了眉头。这里和龚家基地完全不同,没有光明与平和,只有暴力和阴暗,就像上一世的地宫,是个人吃人,人压迫人的炼狱,令他反感至极。 不过算了,这里早晚都会是我龚家的,想要改变不急于一时。龚黎昕微眯双瞳,漫不经心的忖道。 随行警卫见他盯着远处的农田发呆,忍了又忍,终是上前尴尬的开口,“龚少爷,我去上个厕所,你站在这里等一会儿,不要乱跑,我去去就来。”他压根没把眼前眉目宛然,粉嫩白皙的少年当成威胁,还以为少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嗯。”龚黎昕点头,眼睛依旧盯着远处的农田。 警卫见他答应了立刻捂着肚子向附近的建筑物跑去。等他走远,龚黎昕这才缓缓回头,朝身后的一堵高墙看去,他听见了墙后的呻·吟声,饱含着深深的仇恨和不甘,触动了他的某根心弦。 他脚尖轻点,跃上墙头,朝墙里看去。这是一栋老旧监舍楼的后坪,是阳光无法直射的阴暗角落,地上的水泥因年深日久的雨淋早已龟裂斑驳,露出下面黑褐色的泥土,浓重的土腥味和霉味只要跃上墙头就能闻见,但如今除了这两种味道,龚黎昕还闻见了一股血腥味。 顺着腥味的来源看去,他晶亮的大眼睛微微眯起,眸色变幻。那是一个男人,一个上半身赤·裸,健硕胸膛绘满神秘图腾的男人。男人的四肢和躯体被某种藤蔓紧紧勒住,嵌进了肉里。他很不甘,正在用尽全身力气挣扎,但越挣扎藤蔓就勒得越紧,狠狠割裂了他的皮肤,狰狞的伤口溢出很多鲜血,侵染进泥土里。他仿佛不知道疼痛,任由全身鲜血迸溅也不放弃挣扎,场面十分惨烈。 龚黎昕偏头,眼里带上了兴味。男人非常警觉,很快就发现了龚黎昕的视线,边挣扎边瞪眼朝他看去,并不算非常英俊的五官因为一双无底深渊般的漆黑眼眸而显得魅力十足,带着慑人的冰冷。 仅一眼,龚黎昕就知道,这是一个强大的男人,这种强大并不是身体,而是心灵。虽然他现在看上去很狼狈,但是他眼里却没有绝望无助,更没有卑微祈求,只有烈焰般熊熊燃烧的不甘和仇恨。这样的人,无需别人的同情,更无需别人的救助。因此,龚黎昕并不打算过去,而是抿唇一笑,在墙头坐下,托着腮静静与他对视。 两人对望许久,渐渐的,男人不再挣扎,定定看着少年的眼眸出神。那双眼眸清澈见底,似碧波荡漾的湖水,又似半明半昧,缀满星辰的夜空,干净的不可思议,使男人狂躁的心奇迹般的平静下来。 男人喘了口气,眼底不甘的烈焰逐渐熄灭,漆黑的瞳仁却显得更加深邃,带着某种勾魂摄魄的魔力,令人移不开视线。龚黎昕眨眨眼,启唇露出雪白的贝齿,对男人冁然一笑。即使是第一次见,即使两人一句话也没说过,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男人产生好感,他非常喜欢男人身上散发的不屈的生命力,这让他想起上一世的自己。人活着,不管陷入多么令人绝望的困境,都不能失去抗争的信念。 看见少年比之阳光更加璀璨夺目的笑容,男人漆黑的瞳孔剧烈收缩了一瞬,紧皱的眉头略微舒展,因失血过多而逐渐冰冷的身体里涌上一股热流。在热流的冲刷下,剧痛缓缓消退,男人不自觉放松了全身紧绷的肌肉,藤蔓的禁锢也随之松缓。 他立刻感觉到了这种变化,试着更加放松身体,一点一点将手臂从藤蔓中抽·离出来。就在他快要成功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伴着粗嘎的说话声越来越近,不多时,三个男人出现在转角,狞笑着朝男人大步走来。 “呦才离开一会儿,你就自己把自己弄出这么多血,真是太心急了!想不到啊,原来谁都不敢招惹的北区一霸也会有今天!这幅模样真是让人想狠狠蹂躏一番!”打头那名体格瘦弱,长相清俊的男人蹲□,边说边不停拍打男人的脸,虽然没有用力,但轻贱折辱的意味非常明显。 男人没有说话,只用一双满含杀气的狭长眼眸死死盯住来人的脸,直盯的他心生怯意,不安的收回手。 后面跟来的两个身材高大,满脸横肉的男人饶有趣味的旁观。其中一个满眼·淫·邪的盯着男人肌肉鼓胀,沾满鲜血的上半身,嗓音嘶哑的开口,“不愧是北区一霸,身材一等一的好,再加上这纹身和鲜血,真是够味!老子都硬了!” 话落,他手伸进自己鼓鼓囊囊的裤裆,大力抚弄了两下。他身边的高壮男人呵呵·淫·笑起来,兴奋的提议道,“不如咱们·干·了他吧!老子还从没·干·过这么强壮的男人,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我先来,北区一霸的屁·眼还没被人碰过,肯定很紧!”长相清俊的男人站起身,边说边解开裤头,无视被困男人腥红慑人,满带杀气和暴戾的眼神。反正男人已经被他控制住,又有两个同伴在身边,无需害怕,不过是一个没有异能的废物而已,他动动手指就能弄死,还真当自己是原来的北区霸主么? 想到这里,清俊男人的动作更加急切,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他的同伴见状,轻蔑的嘲讽道,“你一个整天被人·干·的货还想·干·人?滚一边去!等我们上完你再上,要不咱就玩夹心饼干,你戳他,老子再戳你,三个人一起动,这样也很刺激,怎么样?” 清俊男人的脸色白了白,连忙提着裤头站到一边。好不容易因为异能在监狱里有了立足之地,不用整天被人玩·弄折磨,他可不想再尝试那种滋味。 两名高壮男人对他的识趣很满意,一个迫不及待的解开裤头,掏出早已肿胀不堪,青筋暴突的那物,一个蹲下·身去脱被困男人的裤子。 被困男人剧烈挣扎起来,右手猛然从藤蔓中挣脱,对着蹲下·身的男人一拳挥去,把那人当场打翻在地,脸颊立时红肿,嘴角和鼻孔也流出了两股鲜血。 “你·他·妈·想死吗?”男人表情狰狞的啐了一口血沫,站起来后手掌一翻,招出一团火球就要往男人脸上掷去,却被他的同伴擒住了手腕。 “你把他缠紧了,再让他挣脱,老子就弄死你!”他的同伴朝清俊男人命令道,转回头来,眼神冷厉的看向地上的男人,阴测测的说道,“一下把他打死反而便宜了他,咱们里里外外把他玩个遍不是更好更有趣?” 被困住的男人终于开口了,嗓音低沉沙哑,带着不容错认的狠戾和仇恨,“你们有种弄死我,否则,日后我一定把你们挫骨扬灰!” “哈哈你当你是谁?还是原来那个长蛇岛一霸吗?别做梦了!老子一手指头也能碾死你!兄弟,上,咱们今天玩个够!别把他玩死了,以后老子一天要·操·他三回!”被打了一拳的高壮男人抹去鼻端的血迹,恶狠狠的开口。 清俊男人连忙控制藤蔓将北区一霸的右手重新缠住,两名高壮男人合作脱下他的裤子。 被困男人牙关紧咬,疯狂的挣扎起来,布满血丝的眼睛爆射出仇恨到了极点的刺骨光芒,令人不敢直视。两个高壮男人心中怯弱了一瞬,但又很快恢复常态,一个将他双腿打开,一个跪在他股间,扶着自己紫红色的狰狞巨物,对准穴·口就要狠狠·捅·进去。 龚黎昕本以为这三人只是想暴打男人一顿,却不想他们会用这种方式折辱男人。即便不谙世事,他也知道在外界,做这档子事需要两情相悦,否则便是生不如死的侮辱。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对男人而言,这比杀了他还要痛苦千倍万倍。所以,一直静静旁观的龚黎昕终于坐不住了,脚尖轻点,如鬼魅般飘到欲行那事的高壮男人身后,扼住他的喉咙轻轻一捏,只闻咔嚓一声脆响,半秒钟不到,男人便命丧当场。 被困男人仰起头看向表情云淡风轻的少年,呆怔在当场。他本以为少年是哪个大佬的宠物,但见少年眼里少见的干净剔透,他又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测。他为少年设想了几百种身世却惟独没有想到少年是如此强悍的存在,和他俊逸绝俗的外表简直是两个极端。要知道,他刚才一招击杀的人可是一个二级高阶火系异能者,是长蛇岛排名前五的顶尖高手。 另两人惊骇莫名,尚来不及反应便被少年一掌一个拍飞出去,落到地上时浑身骨骼已经寸寸碎裂,死得不能再死。 少年拧着秀气精致的眉毛,偏头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露出为难的表情。沉吟了片刻,他手掌一翻,掷出三枚白色星火。星火落到三人的衣服上很快蔓延成熊熊烈焰,片刻功夫便把三具尸体烧成三堆人形的白色尘灰。 少年毁尸灭迹后缓缓走到被困男人身边,俯身,圆溜溜的猫瞳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粉嫩玉润的食指指尖抵住自己绯红诱·人的唇瓣,清冽如山泉的嗓音流泻而出,钻入男人的耳廓,骚动男人的耳膜,令男人有片刻失神。 “嘘只要你不告诉别人你见过我,我就放了你,如何?”龚黎昕低声建议,表情非常认真。他忘了来时父亲的叮嘱,不小心展露了实力。不过幸好只有四个人看见,其中三个变成了尘灰,还有一个虽然令他心存好感,但如果不听话他也可以就地抹杀。 “好。”男人漆黑的眼眸呆呆注视着少年近在咫尺的玉白面容,情不自禁的低应道。这样干净剔透却又带着满身魔魅的少年,让人完全没有办法拒绝。 龚黎昕不疑有他,满意的微笑,伸手,轻而易举便扯断了困住男人的藤蔓,然后飞跃上高高的墙头,消失在另一边。 男人盯着墙垣看了许久才收起脸上恍惚的表情,用藤蔓将地上的三个人形灰堆打扫干净,缓缓离开现场。

上一篇   88**

下一篇   90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