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

时光流逝,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小少主依然听不懂课,把学习时间都用来修炼内力。上辈子从三岁开始就修炼逆脉神功,小少主自然是熟门熟路,再加上身具纯阴逆脉之体,修炼速度更是突飞猛进,短短一个月就突破了神功第一重。 逆脉神功第一重可做到内力外发护体,刀枪不入,飞檐走壁,隔空打物都是雕虫小技,待修炼到第二重时,飞花摘叶便可杀人于无形,修炼到第三重身体已经脱胎换骨,可辟谷三月不食,精力源源不绝;第四重时内力浩瀚可排山倒海,第五重时撼天动地也不是难事,第六重,第七重,第八重会达到如何的威势已不得而知,因为世上还没人达到过那样的高度。但传说中曾描绘,修炼到逆脉神功第八重时,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与天地同寿,与日月争辉,这样的人应该称之为神。 小少主并不奢望能修炼到神功第八重,因为只有真正修炼过逆脉神功的人才知道,越到后面,逆脉神功的突破将越加困难。他靠着两辈子的经验和逆天的体质才能迅速奠基,到了第二重,第三重,第四重时,每次突破不但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而且还要经历生死考验。若敌不过心魔,下场只有一个‘死’字。 上辈子,他没日没夜的修炼,又吞服了无数灵丹妙药,也仅仅练到神功第三重,后面武功再不能寸进。若不是他功力停滞,几年来没能增长一丝一毫,萧霖也不会那么快就决定吸干他。 这辈子,投身在一个太平盛世,又有家人和朋友呵护,小少主对变强的渴望远远不及上一世强烈,修炼起来只讲求顺其自然,不讲求速度。 小少主日子过得闲适又舒坦,往常欺负他的那些人就有些战战兢兢了。无他,只因为平时最爱耍弄龚黎昕的方晔一夜之间就消失了,方家也悄然退出了a省军界。 方晔那天收到小少主的威胁后心里越想越不安,最终按捺不住恐惧,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家里。方家人闻听消息后大惊失色,龚黎昕会不会依言施行报复他们不确定,但以宋浩然睚眦必报的性格,方晔和方家绝讨不了好。 方家这一代香火不济,只得了方晔这么一个独苗苗,他们赌不起,也不敢赌,全家商量过后当晚就把方晔远远送去了外地,方家也以退出a省军界为代价向宋浩然告罪。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方晔的遭遇很快就被军区圈子里的孩子们得知了。如今再看龚黎昕,他们都有些心有余悸。果然,会咬人的狗都是不会叫的,看着像hellokitty的弱猫也有可能是头吃人的猛虎。 对着龚黎昕,他们大大改变了态度,鞍前马后,伏低做小自是不提。小少主在地宫也是被人伺候惯了的,对这些人的作态习以为常,指使起来更是自然。众人见到他不凡的气度,对待他时更加小心翼翼。 小少主日子越过越舒心,很快就融入了现代社会,只找不见方晔让他有些遗憾。不过小少主在地宫时便牢牢记住了一句话,那就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少主很乐意做君子,时间还长着,他总有碰见方晔的一天。 怀着这样的想法,在找不到方晔的当天,小少主便在给方晔配好的春·药瓶子上端端正正的写下了方晔的名字,并好生收藏起来等着原主日后享用。 如此,又过了半个月,小少主身边有了同龄的孩子陪伴,从他们的交谈中对这个世界更多了几分了解,不再显得格格不入。闲暇之余,小少主还学会了上网,在网上搜索武侠电影观看成了他生活的一大乐趣。 然而,平静的日子过久了总要起些波澜。小少主这天放学回家,和宋大哥勾肩搭背,亲亲热热进门时,看见的便是面色铁青的父亲,满脸委屈的姐姐和眉头紧皱,颇显无奈的林文博。 客厅里气氛沉郁,佣人都远远躲开不敢靠近。小少主放下书包,走到龚父身边坐好,学着电视里父慈子孝的样子拍拍龚父的手背,糯糯问道,“爸爸,你们怎么了?有话好好说,不要生气,气多了对身体不好。” 适应了现代的生活,小少主对慈爱又不失威严的龚父很喜欢,不再像初来那般生疏的叫他父亲,而是入乡随俗,改称他‘爸爸’。 小儿子最近越来越乖巧,不再像平时那样看见自己就躲,还常常陪自己聊天,龚父见到他满带担忧和抚慰的小脸便觉舒心许多,满腔怒火稍微平息, “黎昕,快劝劝你姐姐,眼看还剩半个月就举行婚礼了,请帖也早就发出去了,她竟然说不结婚了!简直是胡闹!”龚父话落,狠狠瞪了龚香怡一眼。 小少主惊讶的朝龚香怡看去,张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劝解。他和这个姐姐的关系并不如龚父想象的那般好,附体过来一个半月,龚香怡一句话都没跟他说过,还总用阴测测的眼神看他,弄得他很不自在。 宋浩然闻言也正了神色,在小少主身边坐下,朝对面的龚香怡沉声问道,“香怡,为什么要取消婚礼?是不是遇见难事了?说出来我们帮你解决,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 “是啊,香怡,天大的事都有爸爸帮你顶着,不必拿自己的终身大事开玩笑。”龚父此刻也平复了心情,苦口婆心的劝慰。 林文博什么话都没说,却是紧紧揽住了龚香怡的肩膀,大手将她的小手包住,轻轻握了握,表达自己无言的安慰。 龚香怡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几分动容,她飞快的瞥了一眼偎在龚父身边的龚黎昕,慎重开口,“爸爸,文博,浩然,你们跟我来,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被点到名的三人面面相觑,而后依言起身,跟着龚香怡进她的房间密谈。 龚香怡防备的那一瞥被小少主看在眼里,自然知道她接下来的话不想让自己听见。在地宫挣扎求存十六年,该有的警觉心小少主绝不会少。龚香怡越不想让他知道,他就偏偏要弄个明白。 抿唇,拎着书包回到自己的房间,小少主斜倚在书架旁,微微侧耳,轻易便将隔壁房里众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他如今已颇具内力,五感超绝,十丈之内的风吹草动只有他不想听的,没有他听不见的。 待修炼到逆脉神功第三重,方圆百里的动静都在他的掌控之内,龚香怡这点小防备根本奈何不了他。 隔壁,龚香怡没有将自己重生的事和盘托出,她早已决定将这个秘密带进坟墓,只说自己突然开始连连做梦,梦里预见了世界末日的情形。 龚父,宋浩然和林文博俱都沉默,没有对她的说辞发表意见。几人虽然觉得她的话很荒谬,但见她憔悴不安的神情,都不忍心打断。 龚香怡没有停顿,将世界末日爆发前的征兆和爆发后的惨况一一道来。 末日爆发前三个月,先是动物开始异变,有的动物一夜之间体积暴增,有的动物长出犄角或翅膀;继动物遭难过后,流行性感冒开始在人类中大规模爆发。百分之七十的人开始发烧,甚至昏迷,然而不等救治,这些人三天后又会自行痊愈。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两个月后,持续时间最长的日蚀笼罩地球,日蚀结束后,曾经感冒发烧过的那些人中绝大部分会突然间变成丧尸,极少数会变成异能者。 转变成丧尸的过程只在日蚀结束,光明重现人间的刹那就能完成。新生丧尸突然暴起发难,令人防不胜防,稍微划破人的皮肤,丧尸病毒便会感染,本就极少幸存下来的人类中又有不少人因此被同化。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更令人绝望的是,新生丧尸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自行进化。进化出来的丧尸速度更快,身体更坚硬,动作更灵活,已能弯腰,攀爬,奔跑,还具备了金、木、水、火、土、风、雷、空间、念力等等异能。在进化丧尸的威胁下,人类生存的希望更加渺茫。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丧尸进化后大脑中会结出一颗能量晶核,一级丧尸的晶核是透明的六菱形,任何系别的异能者都能吸收,并借助晶核的能量变强,初步具备了自保的能力。 二级丧尸的晶核开始以各自能力分出颜色。金、木、水、火、土、风、雷分别对应黄、绿、蓝、红、褐、白、紫等色。空间丧尸和念力丧尸的晶核则分别是青色和黑色。丧尸的等级越高,晶核的颜色越深,体积越大。 异能者进化到二级之后就只能吸收与自己能量属性相同的晶核来进行升级,否则就会暴体而亡。晶核的秘密被发现后,人类中也强者倍出,与丧尸展开了一场争夺生存权的旷日持久的斗争。 龚香怡语气沉痛的述说着,而一旁的龚父等人早已听得目瞪口呆,不知该作何反应。 见众人半信半疑,龚香怡垂头苦笑,摊开自己的掌心说道,“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我,但是我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除了预言的能力,我还是个异能者,空间异能,你们看。” 话落,她手里凭空出现一袋面粉。面粉有五十斤重,需龚香怡双手抱着才能拿稳,绝不是用魔术道具可以隐藏的。 龚父等人看见忽然出现的面粉,表情震惊。隔壁的小少主也从空气的略微变化中感知到了龚香怡房间里平添的一个重物。他讶异的挑眉,对龚香怡的话语前所未有的重视起来。 看来,我得好好了解一下‘末日’的情况了。小少主心情沉重的想到。 而房间那头,龚香怡又连连变出几袋大米和几筐水果,看得龚父等人惊骇莫名,终于不得不相信了她的话。 龚香怡见众人被说服,终于放下了压抑一个多月的心事。这一个月里,她想尽办法筹集物资,一分钱恨不能掰成两分用,一刻钟恨不能省成两刻钟用,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去筹备婚礼?而且,她记得自己的婚礼花费十分浩大,白天的典礼和晚上的宴席加起来耗资几千万。有这么多钱挥霍,不如省下来给她购买物资。 况且,末世爆发后道德和法律也随之沦丧,抛妻弃子,易子而食等乱象都变成了社会常态,谁还会看重一张等同于废纸的‘结婚证’? 上一世龚香怡和林文博情深似海,到了最后不也渐渐感情淡薄吗?这一世,龚香怡打定主意要变强,成为能够与林文博并肩的女人,而不是附庸者,如此,才能长长久久拴住林文博的心。空间异能者怎么变强?当然是尽可能多的搜集物资,成为林文博的依靠。 龚香怡心里的盘算林文博等人自然不知道,只心疼她一个人承受了这么重的压力。几人唏嘘一场后很快就打起精神,开始商议如何应对末世爆发。 鉴于龚黎昕上一世的陷害,龚香怡早已决定不去管他,等末世爆发后便寻机会甩掉这个弟弟。怕龚父等人告诉龚黎昕后他会死死巴在龚父身边寸步不离。龚香怡一再告诫龚父等人不要将世界末日的事告诉龚黎昕。 龚黎昕少不更事,乍然听见这么惊悚的消息,指不定受到惊吓后会露点口风出去。这种情况绝不是龚父乐见的。 龚父身居军政要职,世界末日这样的流言龚父是绝不敢大肆宣扬的,只能私底下秘密布防。若流言经龚家人的嘴传开,引起社会动荡,早看龚父不顺眼的宋家必定会借机整治。末日即将来临,时间就是生命,龚父还有很多事需要准备,没那个闲功夫和宋家周旋。 略作考虑,龚父便同意了龚香怡的提议,答应在儿子面前绝口不提这件事。等世界末日真的爆发了,再慢慢开导儿子吧,他毕竟还小,承受能力有限。龚父暗暗忖道。 龚叔的顾虑宋浩然完全理解,虽然觉得瞒着黎昕有些不妥,但想到有自己保护,黎昕不会出事,便也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林文博此时与龚香怡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自然事事都听龚香怡吩咐。 隔壁房间的四人达成了共识,却不知,他们一心想瞒着的人早已将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后面筹备物资的对话,小少主已经没有心思再听下去了,他肃着脸,打开电脑,开始搜索有关于世界末日的资料。 就算这个世界变成人间炼狱,只要还有一丝抗争的能力,他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就像前世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宫里那样,他相信只要自己坚持,就一定能获得自由和光明。 如今,梦寐以求的自由和光明正被他紧紧拽在手心,他还有什么可惧怕的?不过一群行尸走肉而已,总有杀光的时候。小少主盯着电脑屏幕上血肉横飞,丧尸遍地的场景,眼神逐渐变得锋利。

上一篇   谈话

下一篇   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