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九三

龚黎昕一行人转移阵地的动作十分自然,并没有引起谭明远的注意。他见天色越加昏暗,不远处的密林已经笼罩在阴影里看不真切了,便扬声提醒道,“再休息五分钟,想要拉屎拉尿的赶快去,不要等上了车又叫唤,到时你们都给老子拉在裤裆里!” 队员们哄笑,立刻有人站起身走进树丛纾解,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浑然未觉。 龚黎昕手掌贴在座下的山石上,感受着地底不明物体的移动,眯眼朝树丛后小解的男人看去,目光漠然冰冷。 男人吹着口哨,悉悉索索的释放,丝毫没有注意到脚下黑褐色的泥土正在逐渐转化成淡黄色的沙粒。待他惊觉脚底异乎寻常的松软时,一双瘦骨嶙峋,指甲锋利的大手猛然擒住了他的脚踝,将他狠狠拉进流沙里。 男人惊骇之中发出一声惨叫,转眼便消失在原地,淡黄色的流沙又慢慢恢复成了褐色的泥土,只是上面原本覆盖的一层野草已经随着男人一同沉入地底,光秃秃一片。 听见队员的惨叫,谭明远等人迅速跑过去查看情况,但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丝毫异状,只得无奈的返回原地。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瞬就凭空消失,唯留下一滩温热臊臭的尿液,这种情况太过诡异,淡淡的恐惧在组员们心底蔓延。 谭明远当机立断,扬手道,“快,马上离开这里。” 龚黎昕等人依然坐在山石上没动,谭明远因为心中焦虑,也没有发现他们异样的表情,只是连声催促他们赶紧撤离。但这个时候已经晚了,众人脚下的三十平草地慢慢变成了沙地,而且还是杀人不见血的流沙地。 他们举步往路边的越野车跑去,脚下扑簌簌的扬起一片沙粒和草茎,没跑出多远脚踝就陷入了沙子里,再也拔不出来。一行人惊骇莫名,用尽全身力气挣扎,却越挣扎越往下陷,不过片刻,沙子就已吞没了他们的小腿。 “不要动!是流沙!”谭明远大声警告,复又颤声开口,“我们应该是碰上三·级低阶土系丧尸了,二级土系丧尸没有改变这么大块土质的能力。” 随着他话音刚落,绝望和恐惧如一双双大手,扼住了组员们的咽喉。三·级低阶丧尸,于他们而言是死神般的存在。就在上个月,岛内的两个异能团队出任务时碰见了一只三·级低阶火系丧尸,当时去了五十多个人,活着回来的只有三个,而且那三个被烧的体无完肤,没过几天也死了。原本的八个异能团队只剩下六个,基地实力大大受创。如不是这样,鲍隆和康正元也不会同意龚家的势力进驻。 想到龚家,谭明远这才发现龚黎昕一行正安全无虞的坐在山石上看着他们,姿态那叫一个悠哉游哉,轻松惬意。 “龚少爷,快拉我们出去!”就像快要溺死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谭明远焦急的呼喊,一时竟没发现他们的行动有多么反常。其他组员见状也连忙呼救,场面乱成一片。 龚黎昕坐在山石上没动,一双漆黑的星眸静静盯着他们,面上无喜无悲,无惊无惧,一派淡漠睥睨之态,令人不敢直视。 这是唯有顶尖高手才能拥有的凌然气场,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谭明远瞳孔剧烈收缩了一瞬,这才隐隐约约的想到,这样的龚黎昕,绝对不会是个纨绔子弟。他刚才感受到的气势变化也不是他的错觉。 但现今的局势已经容不得他再去深入思考,地底潜伏的土系丧尸开始行动了。它猛然从沙堆里伸出利爪,拖拽一个组员下去。那组员陷落的沙坑里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啃咬声和嘶吼声,继而从坑底喷出一些沾满鲜血的沙粒。浓郁的血腥味在沙地中蔓延开来,刺激着被困众人的神经。 他们腿脚发软,双股战战,更加焦急的呼救起来。然而,龚黎昕依旧没动,他的组员们也静静旁观,淡漠的表情就像在旁观一出闹剧。见多了生死,他们早已心坚如铁,就连十一岁的小孙杰,孩童的外表下也早已换了一颗沧桑冷漠的心。 组员们一个一个被丧尸拖入流沙吃掉,半小时不到,二十七人就只剩下了十八人。谭明远再次开口,语气带着绝望的颤音,“龚少,我求你救救我和我的兄弟。你放心,我绝不会把你的真正实力说出去。”谭明远到底还有些脑子,明白这些人隐藏实力肯定是想扮猪吃老虎,立即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毕竟死到临头,他也没有别的出路。 “救他们吧,他们死光了,只剩咱们活着回去也不好交代。”林文博温声开口,眼含询问的朝龚黎昕看去。 “嗯,那就救吧。”龚黎昕点头,飞身出去,拉住谭明远的胳膊将他从流沙中带了出来,落到对面的一棵树上。 谭明远被龚黎昕甩到一根粗壮的树干上,表情呆怔。自己这是,这是被救出来了?这么快这么容易?他看着树下的流沙,恍恍惚惚的想到。 不待他回神,龚黎昕脚尖轻点,再次飞身下去,拉着另一名组员落到对面的山石上。与此同时,宋浩然和林文博不再压制异能,一个释放火弹,击穿丧尸从流沙中伸出的利爪,救下一名即将被拽下去的队员,一个手里变幻出一根钢索,卷住一名队员的腰,将他迅速拉出流沙,拖到山石上。 宋浩然频发火弹掩护,龚黎昕和林文博飞快的捞人。在三人默契无间的合作下,十八个队员都被顺利救出,安置到了附近的山石或大树上。一行人呆坐在原地,俱都是一副惊魂未定,劫后余生的表情。 “不好,我们的石头在下沉。”还没等他们把粗气喘匀,顾南高声喊道。 到手的猎物被硬生生抢走,饿了许久的土系丧尸自然不肯善罢甘休,立刻沙化了他们栖身山石周围的泥土,誓要将这些人一网打尽。山石承载了十几个人的重量,下沉的速度非常快,为今之计,只有杀了这只丧尸才能脱身。 但泥土都已变成了流沙,无处下脚,丧尸又躲入地底不出来,怎么杀?刚被救出炼狱又陷入死地的十八个人脸色再次惨白。 龚黎昕拧眉,对组员们交代道,“不要乱动,我去杀了它。” 谭明远闻言眸光微闪,暗暗掂量龚黎昕的实力等级。对上三·级丧尸也能这么镇定自若,说出口的话带着云淡风轻的笃定和自信,难道龚少的等级会在三·级低阶以上?如果是真的,我要不要改投阵营?他心中暗忖,视线牢牢锁定在龚黎昕身上。 龚黎昕话音未落,人已从山石上跳下,踩在了沙地上。不熟悉他的十八个人齐齐露出惊骇的表情,继而又目瞪口呆。只见他平稳的行走在沙粒上,所过之处竟连一个脚印都没留下,仿佛他是没有重量的空气一般。 “哇靠,踏沙无痕啊!差点忘了,龚少是风系嘛,他可以利用风力漂浮在空中!”马俊自以为得计,大声说道。话落,他拍拍顾南的肩膀,好奇的问道,“唉,你能不能飞?” 顾南视线灼热的看向龚少飘渺如仙的身姿,摇头道,“还不能,要像龚少那样自如的御风飞行起码得到四级低阶。我目前还只能爬个墙,跳个楼什么的。” 马俊拍拍他肩膀以示鼓励。两人的闲谈在监狱一方的十八人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特别是谭明远,鼻梁上的刀疤都有些扭曲了。四级低阶?怎么可能?我的听力肯定出问题了。边想,他边伸出小指掏了掏耳朵。 但很快,龚黎昕就用事实证明不是他们听力不行,而是他们缺乏直面现实的勇气。 悄无声息的行走在沙地上,感觉到地底的丧尸潜伏不动了,龚黎昕抬手,一掌朝脚边拍去。松软的沙地被他的掌风拍出一个小坑。感觉到地面传来的震动,饥·饿·难·耐的丧尸立刻朝那处潜去,利爪伸出沙面,想要将猎物拖拽下去,却抓了个空。 龚黎昕等的就是这一刻,反手擒住丧尸的手腕,将它从地底拉出。不待它反应过来,另一只手并指成刀,狠狠插·入它的眉心,穿破它的头骨,捏住它的晶核后便利落的·抽·出。 甩掉手上红红白白的脑浆,龚黎昕随手将已经死透的丧尸扔到一旁,像扔掉一件垃圾。随着它生命的消散,地面由淡黄色的沙地一寸一寸恢复为黑褐色的泥土,只不过上面生长的一层野草已经沉入了地底,光秃秃一片。 杀掉一只三·级低阶土系丧尸,所耗时间前后不过半分钟,出手既干净又利落,像捏死一只蚂蚁那般不费吹灰之力。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龚少爷和这只丧尸的等级差异至少在一级以上!如此说来,龚少爷的的确确是四级低阶异能者!谭明远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心中已经有了成算。 他迅速从树干上滑下,掏出从李东生那里拿走的两枚风系晶核递了过去,毕恭毕敬的说道,“龚少,先前是我无礼了,这两枚晶核还给你。”话落,他视线在宋浩然和林文博的异色瞳孔上打了个转,心脏狂跳。 一个四级低阶,两个三·级低阶,莫说杀光他们十八个人,就是杀掉鲍隆和康正元那也是分分钟的事,他还是做个识时务的俊杰才能活得久一点。想罢,他暗暗朝自己的队员递了个眼神过去,毫无意外,大家都齐齐点头,选择了依附龚少。眼下的世道,强者为尊是公认的真理。 龚黎昕也不推辞,接过晶核后朝顾南和曹亚楠扔去,又将手里的三·级低阶土系晶核扔给孙甜甜。孙甜甜手忙脚乱的接住,激动的脸颊涨红。有了这枚晶核,她也能很快晋升三·级,跻身强者之列,再遇见今天这样的情况,她就能石化地面,将丧尸逼出来杀掉,不用总劳动龚少了。 “不要看了,以后三·级丧尸会越来越多,高级晶核大家都会有的。”林文博见孙甜甜被队友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盯的面红耳赤,紧紧捂住兜里的晶核生怕被抢似地,好笑的开口。 龚黎昕点头,认真说道,“嗯,这次碰巧是土系,下次看你们谁的运气比较好。走吧。” 众人闻言立马欢呼起来,精神十分亢奋,跳下山石朝路边的越野车跑去。如今是龚少守护他们,等他们强大了,就能全心全意的守护龚少了。 看见龚少对组员的慷慨大方,谭明远等人心里一松,暗忖自己果然没跟错人。这样的气度才配称为强者,和龚少一比,鲍隆简直就是个渣。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昨天忘了双更,今天补上,最近公司会账,我忙得快疯了,头痛

上一篇   91九二

下一篇   93 九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