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九五

95、九五 场中的虐打还在继续,窦恒早已遍体鳞伤却一直坚持着不肯倒下。那名火系异能者仿佛玩尽兴了,招出一团巨大的火球朝他狠狠掷去,准备一击必杀。 窦恒用尽力气朝旁边躲避,重重趴伏在地上喘着粗气。将近一小时的单方面虐打,这是他第一次倒下,由此可见他的性格何其坚韧。 他躲开了,火球不可避免的朝后面围观的人群袭去。然而,火球正正对准的一群人却丝毫没有退避的意思,依然直愣愣的杵在原地。周围的人发出惊呼声,暗道这些人莫不是看傻了,连躲都不会躲。 然而,事实很快证明,不是这群人傻,而是他们身怀高人一等的实力,根本不惧这团火球。只见那群人中,一名身材高壮,浑身肌肉虬结的少年上前几步,直直迎上散发着剧烈高温的火球,猛然挥出一拳。火球在他的轰击下爆裂开来,碎裂的星火粘在少年赤-裸-的胳膊上却丝毫不能灼伤他的皮肉,仿佛他是铜皮铁骨铸就的一般。 围观众人啧啧惊叹,第一次看见有人用纯粹的肉-体与异能特技碰撞还能不落下风,心中大呼过瘾。两名异能者也被少年的突然插手弄懵了,神情戒备。 “兄弟,你怎么样?”轰碎火球,王韬走到窦恒身边,俯身想要拍打他的肩膀。 窦恒抬眼朝他看去,深不见底的漆黑瞳仁里没有半点感激之情,只有让人冷到骨髓里的凶狠。这是负伤后的猛兽才会拥有的眼神,敌视一切,怀疑一切,防备一切。谁若靠近,他必定会不惜代价将那人击杀! 王韬惊了惊,讪讪的收回手,呐呐难言。这人的眼神太可怕了,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件错事。 “窦恒,起来,再上去打。”龚黎昕适时出现,拯救了快要石化的王韬。 少年精致白皙的脸庞映入眼帘,窦恒眼里的凶光闪了闪,溢出一丝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温柔。窦恒?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很不合时宜的,他心头跳出了这样的想法,并为此悸动了一瞬。 “老大,给他弄把武器,普通人对付异能者,赤手空拳很吃亏的。”铃音脆生生的开口,转而看向李东生,说道,“把我的鸳鸯刀拿出来借他用用,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普通人也不是吃素的。” 刚向鲍隆汇报完情况回来的谭明远听见这位姑奶奶的话,不禁为场中的两名异能者默默哀悼。娘唉沾了变异蜘蛛毒液的刀,划破点皮也是会死人的!更何况用刀的人还是身手顶尖的窦恒?你们两个也忒倒霉了,自求多福吧! 李东生点头,手一翻召出那个巨大的玻璃瓶,将早已浸得幽蓝幽蓝的鸳鸯刀小心翼翼的取出,递给铃音。铃音又转交给自家老大。她可不敢靠近那个男人,气势太可怕了。 “给,上去杀了他们!”龚黎昕将刀子递到窦恒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叮嘱道,并同时渡了一丝内力进他身体。 谭明远听见龚少轻飘飘的叮嘱,偷偷抹了一把冷汗,暗忖自己当初怎么就觉得龚少特善良特单纯呢?眼睛脱窗了! 少年的手轻轻拍打在肩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窦恒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一颗冰冷的心也逐渐有了滚烫的温度,这种感觉非常陌生,令他有些不安,有些迷茫。但在少年期许的眼神注视下,他无法多想,接过鸳鸯刀,缓缓站起,转身面向两个异能者。 甫一站定,他就知道刚才不是错觉,少年竟然真的给了他力量!心中再次悸动了一瞬,窦恒凝目,极其利落得将手里的刀挽了个花式,刀身上幽幽的蓝光照得人心慌意乱。他是天生的杀手,虽然身体素质拼不过异能者,但只要有一把武器在手,他就能将自身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看着朝自己掠来,快得只能看见一道残影的窦恒,两名异能者终于知道窦恒的外号为什么叫‘影子杀手’。只是,明明虐打了他一个多小时,眼看都已经将他打趴下,他现在是跟哪里来的力量?在两人错愕的这一瞬间,窦恒已经攻到了近前,手里的刀一横,朝当先那名火系异能者的脖颈削去。 那人及时反应过来,快速后退闪躲,刀尖擦着他的咽喉而过,带来一丝冰冷的刀风,令那人心脏紧缩。手里凝聚出一团火焰,那人在退后的同时狠狠朝窦恒脸上掷去。 窦恒眼也不眨,来势丝毫没有减慢,刀锋一扬就将火球劈成了两半。入狱前,他是家族培养的顶尖杀手,精通所有武器,这把鸳鸯刀就仿佛长在他手里,其威力被他运用的淋漓尽致,如臂使指。 大刘和铃音面色凛然,死死盯住他的一招一式,半点也不肯错过。他们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能在鸳鸯刀的造诣上胜过被龚少精心教导的他们,心中不由一阵汗颜。不过两人都有些想岔了,他们是半路习武,自然与从小就接受严苛训练的窦恒没法比。 一个火球投出去,再凝聚一个还要耗费半分钟时间,然而在这半分钟里,窦恒已连连挥出了数十刀,刀刀都险险擦着那人的要害而过,只划破了他周身的衣服。就像两人明明可以杀死他却要故意折磨他一样,他也要让这两人尝尝被玩-弄的滋味。 另一名风系异能者早已乱了方寸,一个接一个的风刃看也不看就朝窦恒甩去。然而,基地里的风系异能者本就实力低微,他的攻击连窦恒的影子都没打中,总是慢了一拍。很快他就头痛欲裂,面色惨白,出现了异能消耗过度的后遗症。 窦恒连个眼角余光也没给他,一味朝起初非常狂妄,眼下非常狼狈的火系异能者攻去。待觉得玩够了,他一脚将那人踢翻在地,举起手里的刀狠狠朝他咽喉-插-去。那人绝望的闭眼,等待死神的降临。然而,除了脖颈的一丝刺痛,血溅三尺的惨况并没有发生。 那人睁眼,看向头顶星罗密布的夜空,这才发觉他还没死,刀锋只是浅浅划破了他脖颈上的一层皮,并没有砍断他的头颅。男人颤巍巍的摸上颈间的一条细小伤口,心中怨毒的忖道:任你窦恒再狂,终究是不敢和异能者作对。你等着!老子以后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狂喜中的他忽略了窦恒眼里残忍无情的凶光。一刀杀死这人太便宜了,看见蓝色刀身的时候窦恒就知道这把刀淬了剧毒,划破一点皮肤,让这人受尽折磨而死才能平息他心中不停叫嚣的仇恨。 抽-出嵌入地面几寸的刀锋,窦恒面无表情的俯视那人。那人还想起身再战,但一股撕心裂肺,排山倒海的痛感从颈间传来,与此同时,伤口附近的皮肉竟莫名其妙的灼烧消融,冒出一股股白色的,带着刺鼻腥臭味的浓烟。 皮肉还在持续消融,不多时,这人的半边身子就化成了一滩浓稠黏滑的血水,而他也一点点死于剧痛和窒息,连呻-吟都无力出口,形状惨不忍睹。又过了片刻,他的另外半边身体也彻底化作了脓水,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在空中蔓延开来。围观众人纷纷掩鼻,用惊恐的目光看着窦恒,心中隐隐想到:往昔那个北区霸主又回来了! 窦恒一步一步从脓血中走出,朝那名跪在一旁,早已无法站立的风系异能者走去,眼里带着刺骨的寒意。 “不!不要杀我!求求你!”那人涕泪横流的哀求道,瘫在地上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哪里还有当初的半点威风? 窦恒面无表情的举起刀,并不打算放过他。就在这时,一枚钢针呼啸而至,目标直取窦恒的太阳穴。窦恒连忙横刀格挡,钢针击打在刀身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将窦恒逼退两步。与此同时,一名长相阴狠,眼神阴鸷的男人排开人群缓缓走出,似笑非笑的说道,“我的人你也敢动?窦恒,你活得不耐烦了!?” 边说,他边摊开掌心,凝聚出另一枚寒光烁烁,蓄势待发的钢针。此人是长蛇岛异能五组的组长,场中一死一伤的两个人正是他的组员。 窦恒握紧手里的刀,无畏无惧的回视过去,并不因来人强悍的实力而退缩。龚黎昕见状,朝谭明远看去。谭明远会意,大步走过去,冷冷开口,“狐猴,长蛇岛的规矩就是成王败寇,可没有谁输了就找家长出头的道理。你的组员连普通人都打不过,死了也是活该!” “怎么?你打算罩着他?”狐猴见来人是级别比自己高出一阶的谭明远,脸上露出迟疑的表情。 “没错。输就输了,你再替他们出头那就是丢人,赶快回去洗洗睡吧!”谭明轻蔑的嘲讽,转而看向窦恒,指着地上瘫软如泥的风系异能者开口,“你看看他,都快吓尿了,杀这样的人你不觉得掉份儿?让他走了算了。” 窦恒朝人群那头的龚黎昕看去,见少年正拧眉看着他,清澈的眼里满是担忧,窦恒紧绷的表情柔和了一瞬,缓缓垂下握刀的手。狐猴见状,用阴寒无比的目光深深睨视他一眼,这才收了掌心的钢针,拖起地上的组员离开。 谭明远舒了口气,没想到窦恒竟然真的会听他的劝告,放过那人,这可跟他平时冷酷无情的作风一点都不像。但见窦恒接下来的举动,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心道原来这小子是被龚少迷住了,难怪改了性。 “谢谢。”窦恒抿唇,走到龚黎昕身边,将刀递回去,低沉沙哑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局促。 “无妨。”龚黎昕接过刀,还给铃音,语气十分认真的建议道,“刚才走掉的那两个人已经对你怀恨在心了,你应该先下手为强,找机会将他们杀掉。这瓶毒药你拿着,应该能用得上。”话落,他将早已准备好的一瓶毒药递了过去。在长蛇岛监狱,地位堪比奴隶的普通人是不允许拥有武器的,否则,窦恒也不会如此狼狈。 谭明远眼角抽搐的看向龚黎昕,心中暗自呐喊:龚少,我他-妈太佩服你了!世界上只有你才能用这么纯良无害的表情说出这么阴险狠毒的话!和你比,咱们这些穷凶极恶的暴徒都是渣! 窦恒表情绷得死紧,动作有些僵硬的接过毒药,再次哑声道谢,深邃的眼眸在少年白皙的面庞上流连几秒又飞快移开。 他没有想到少年除了犀利直接,也会有如此阴毒的一面,但是看着却丝毫不令人反感或心寒,反而显得格外干净,格外纯粹,因为他就连坏也坏的那般辣气壮,无遮无掩。以前带给他那种遥不可及,高不可攀的感觉在这一刻都奇迹般的消失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仿佛一下拉近不少。这样的认知令他雀跃。 垂下眼睑,窦恒藏起深邃眼眸中的微光,对谭明远道了声谢,又朝龚黎昕身后的众人略略点头致意,态度不复之前的戒备。 龚黎昕微笑,若有所思的睨了一眼盯住窦恒不放的龚香怡,而后带着众人款步离开。

上一篇   94九四

下一篇   96、九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