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九七

97、九七 恐慌情绪还在持续蔓延,吞噬了人们心中对生的渴望。基地瞬间就停止了正常运转,龚父下达的命令没有人前来执行,大家都沉浸在了绝望当中,态度十分消极。 人的信念一旦垮掉,等待他们的就只有死亡,不是被丧尸杀死,而是被自己杀死。再这样下去,基地里的自杀率会节节攀升,人类会将自己推入绝境。 林文博在基地里转了一圈,深知要尽快打消民众的消极情绪,略略沉吟后将龚黎昕带到了广播室,对他嘱咐道,“小昕,将你之前劝告我们的话省去辟谷丹那一段,向民众们再说一遍。告诉他们,我们会找到适合食用的植物,让他们在这之前一定要坚强。再不济,全国各地分散的战略储备粮仓肯定还有存粮,我们可以前去搜索,那些粮仓的粮食足够c国十几亿人吃上一年,养他们几千人足够了,在粮食吃完之前,我们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龚黎昕边听边点头,待林文博话落,认真的建议道,“林大哥,你帮我写个稿子吧,我听不太懂,怕说不好。”什么‘战略储备’之类的,拆开来他每一个字都明白,合起来就完全弄不清楚,恐会误了林大哥的事。 林文博看着他懵懂的小脸,忽然低笑起来,心头最后一丝阴郁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就是所谓的无知者所以无畏吧?难怪小昕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恐惧,永远保持着淡定从容,真是意外的可爱啊!这样就好,你的心里不需要想那些复杂的东西,因为有我。 怀着守护的念头,林文博爱怜的揉揉少年的发顶,答应一声便开始动笔起草演讲稿。虽然小昕不善言辞,更不懂得演讲的技巧,但是这种鼓动人心的话语只有从他嘴里说出来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因为他是民众们心目中的保护神,是他们的信仰所在。 林文博是个非常成功的商人,最善于把握的就是人心,一篇声情并茂的演讲稿很快就在他笔下成形。他将薄薄一张纸递过去,柔声说道,“小昕,照着念就好,不需要注意什么抑扬顿挫。只要是你的话,民众们就一定会相信,也会振作起来。”因为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少年身上带着多么可怕的感染力,那种力量足够令人沉迷。 “嗯。”龚黎昕慎重的点头,待林文博打开话筒后便照着演讲稿一字一句念出来。 因为只接触了一年课本便丢开了,对于简体字,他还不是很熟悉,所以念得非常慢,但发音却格外的清晰,悠扬婉转的嗓音中没有焦虑,没有恐惧,更没有绝望,有得只是一派淡定和从容,譬如世间最清冽最纯净的一股灵泉,带着抚慰人心的力量。 五内俱焚的龚父久久不见来人,从农田返回监舍时,听见的就是儿子的鼓励和安抚。他脚步顿住,禁不住侧耳聆听,紧皱的眉头不知不觉舒展。基地里的人也都忘了恐慌,一点一滴安静下来,脸上缓缓露出云开雾散的微笑。因绝望而濒临边缘的,被康正元和鲍隆剥削的太过的囚徒们也平复了剧烈起伏的情绪,随着执鞭的警卫向农田走去,准备抢收。 窦恒隐没在一群衣衫褴褛的囚徒中,朝广播室的方向回望,因专注而显得尤为深邃的视线仿佛穿透了墙壁,看见了少年的所在,习惯绷成一条直线的唇角想要扬起,但最终因为太过生疏而失败。他觉得很不可思议,在往昔的太平盛世中他没有感觉到丝毫温暖和希望,临到末世却将这两样于他而言极其奢侈的情感尝了个遍。人生真是无常! 谭明远从鲍隆的办公室走出,毕恭毕敬的表情转瞬变成了鄙夷和厌恶。心头回想着鲍庐杀人取肉’的储食计划,再回想龚少对民众和下属的温柔鼓励,他狠狠啐了鲍隆一口,眼里迅速闪过一抹浓重的杀意。 这样的人渣,老子早晚要将他干掉,省得脏了龚少的手!想到这一截的时候,谭明远显然忘了自己也曾是这些人渣中的一员。 龚黎昕发布完广播,和林文博携手走出大楼时,迎接他的便是组员们比炎炎烈日还要灿烂夺目的笑脸。 “老大,咱们响应你的号召,准备下地干活去了,一起走吧!”已经变成正宗肌肉男的王韬扬了扬手里的锄头,笑嘻嘻的说道。 “嗯,我也想要一把锄头。”龚黎昕怔了怔,眉开眼笑的说道。这种耕作工具他从来没使用过,晶亮的大眼里满是好奇。 “哈,宋大哥果然最了解你,他早知道你会这么说!”王韬一脸佩服的朝拿着两把锄头的宋浩然看去。 宋浩然微笑,眸子里溢出几分自得和宠溺,将手里的一把锄头递了过去,然后自然而然的搂住少年的肩膀,带着他朝远处的农田走去。 看着少年白皙柔软的小手脱离自己的大掌,林文博微微眯眼,手插-入裤兜,悄然紧握成拳。曹亚楠走在他身边,意味不明的扫视他显得特别冷硬的侧脸,表情饶有兴味。 一群人蹲坐在农田边缘,等待木系异能者先将农作物催熟再进行收割。 看见站在田垄上,正弯腰与收割稻谷的窦恒说着什么的龚香怡,龚黎昕挑眉,放下锄头施施然踱步过去。他知道龚香怡是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窦恒肯定有什么地方入了她的眼,否则她不会费心去结交。如此,本来就对窦恒心存好感的龚黎昕对他又多了几分特别的关注。 听见龚香怡不停向窦恒保证可以将他要到龚家基地,以后无需再像一个奴隶一般活着,龚黎昕勾唇,眼里充斥着浓浓的讽刺。窦恒这样的男人可不需要一个女人来拯救,就算要脱离苦海,他也只会凭借自己的力量,如若不然,他会拉着阻挡他的人一起下地狱。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窦恒埋藏在骨子里的疯狂,因为他们曾经是一类人。 “你无需费心了,窦恒不用你来拯救。”悄无声息的走到龚香怡背后,龚黎昕淡淡开口。 龚香怡吓了一跳,转身惊愕的看向他,结结巴巴的叱问,“你,你怎么可以偷听我们讲话?” “你说的那么大声,怎么能算我偷听?”龚黎昕偏头,神情极为认真的反问。 龚香怡咬牙,无话可说,只得悻悻的离开。自从拥有异能以后,龚黎昕身上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一举一动都仿佛带着股慑人的魔力,只要他有心,随意勾勾手指就能让人臣服。面对这样的人,她满身的锐气都变成了无力,看见他就只能远远的躲开,用逃避来应对。 若有所思的瞥了眼龚香怡远去的背影,龚黎昕在田垄上坐下,托着腮,神情专注的定定凝视兀自收割稻谷,看也不看自己一眼的窦恒。 心知龚香怡是少年的姐姐,所以窦恒一直在咬牙忍耐心中杀人的欲-望,任由她在自己耳边聒噪。看见少年出现,他心里雀跃了一瞬,面上却丝毫不显,表情依然绷得死紧。待少年坐定,专注的看着自己,窦恒的身体逐渐僵硬,收割稻谷的动作显得凌乱而局促。 但龚黎昕并不知道该怎么收割稻谷,所以半点没有看出他的反常,晶亮的大眼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试图寻找他身上引起龚香怡注意的特别之处。 窦恒的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感觉少年的目光有如实质,在他身上引起一道道四处乱窜的电流,直电的他心慌意乱,不知所措,弓起的背部越来越僵硬。如果他是一头猛兽,估计这会儿已经毛发倒竖了。 然而,龚黎昕依旧没有发现他的反常,盯着他的视线一瞬不瞬,无遮无掩。 说不清是紧张还是兴奋,亦或两者都有,窦恒额头滴下大颗大颗的汗水,耳尖泛起一丝潮红,隐藏在黝黑的皮肤下,令人无法察觉,手掌也微微汗湿,滑腻的几乎握不住镰刀的刀柄。 “小心!”龚黎昕专注的眸光一闪,低声警告的同时飞快掷出一粒石子,打落窦恒的镰刀,拧眉说道,“你刚才差点割到自己的脚踝。” “谢谢。”窦恒眉头紧皱,低不可闻的道谢,心中的懊恼和羞愧令他丝毫不敢抬头去看少年的表情。真该死!我怎么可以在他面前出丑?!他心中狼狈的暗忖。 “不用谢。”龚黎昕摆手,忽然跳下田垄,走到他身边,执起他的手腕静静握了片刻,然后认真的提醒道,“你的手掌汗湿了,所以握不住刀柄,把手心擦一擦再劳作,免得受伤。” 窦恒局促的收回手腕,静静感受着上面残留的一丝不同寻常的灼热,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的臆想。然而,不管是不是他的臆想,这种感觉都令他万分留恋。 看着少年跳上田垄,笑眯眯的朝自己摆手说再见,窦恒压下心头汹涌而至的失落,低沉沙哑的嗓音略带急促的开口,“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他听过别人称呼少年为‘龚少’,然而,他渴望知道的是少年真实的姓名,而不是带着陌生和疏离的尊称。 “我叫龚黎昕。”龚黎昕圆溜溜的猫瞳笑成两弯新月,说不出的可爱。话落,他顿了顿,用慎重的口吻说道,“你将来一定会变得很强大,所以你一定要相信自己,好好活下去。” 他刚才查探到了窦恒身体里蕴藏的磅礴能量,不是他曾经探测过的任何一种异能,也因此明白了龚香怡关注他的原因。这个人,未来一定会是个强者。也许自己可以替他打通经脉,让他拥有力量。这个想法刚刚从心底浮起就被龚黎昕否定了。只有靠自身努力获得的力量才能成就无坚不摧,一往无前的强者,自己的行为看似是救助,实际上却是阻碍,与揠苗助长无异。算了,就静静的看着他,等待他的自我觉醒吧! 想到这里,龚黎昕勾唇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贝齿。而窦恒则呆呆的站在稻田里,将他的名字和鼓励的话语用心咀嚼了一遍又一遍。

上一篇   96、九六

下一篇   98 九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