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九八

98、九八 龚黎昕走回龚家的农田时,田里的稻谷已经被木系异能者催熟,在夏风的拨弄下荡漾出一层层金黄的浪涛,耀花人眼,扑面传来一股股馥郁的稻香,沁人心脾。 龚黎昕眯眼,站在田垄边缘,静静凝视着眼前从未得见的美景,身心都沉醉在了这一刻。重生回来,虽然遇见了末世,但生命中依然有许多美好的东西值得去珍惜,就像漆黑夜空中闪亮的星辰,虽然微末的无法照亮整个天幕,却因为它们的点缀而使得夜空褪去了令人恐慌的黑暗,变得比白昼更加璀璨。 在无尽的黑暗中寻找光明,在冰冷的绝望中寻找希望,从另一个角度看,不啻于一种人生乐趣。想到这里,龚黎昕启唇,微笑起来。这一抹笑容就像暴风雨过后穿破厚重阴云的第一缕阳光,分外夺目的同时也带来了绚丽的彩虹,美得难以用语言描述。 宋浩然止步,呆怔的看着以金黄稻浪作为背景,沉浸在自我世界中,显得尤为虚幻的少年,心脏狂跳起来。等到快要蹦出胸腔的心脏一点点恢复平静,他才收敛起眸子中的痴迷,缓缓踱步过去,故作不经意的问道,“黎昕,你好像特别关注那个叫窦恒的男人,为什么?” 脸上的微笑犹在,龚黎昕偏头,眸光晶亮如星,闪动着顽皮的光彩,食指指尖轻轻抵住唇瓣,神秘的开口,“这是秘密,你以后自然会知道的。” 葱白玉润的指尖,绯红诱-人的唇瓣,两两相衬之下,白的更白,红的更红,交相辉映,夺人眼球。宋浩然眸色深沉,瞬间就被眼前的美景蛊惑,只觉得口干舌燥,下腹抽紧,恨不能将少年的食指含入口中吸-允,再狠狠啄住他柔软的唇瓣碾磨啃咬。 忍了又忍,终是没能忍住心中的渴望,他大步上前,将顽皮可爱的少年搂入怀中狠狠揉搓,看似玩闹实则慎重的在他脸颊印下几个亲吻,其中一个堪堪擦着少年的唇角而过,浅尝了一丝少年口中溢出的独特馨香,神魂颠倒中早已将窦恒此人抛到了脑后。 龚黎昕被揉搓的面颊绯红,头昏脑胀,软软依偎在他宽阔温暖的怀抱,咯咯轻笑。两人嬉闹的画面鲜活生动,温情脉脉,吸引了田地里无数人的目光,令他们大受感染,也止不住的微笑起来。 窦恒呆看了一阵,在警卫狠辣无情的抽打下才又慢慢弯下腰去,低垂的面容冷峻而坚硬,深邃的眼瞳没有焦距的看着脚下黑褐色的泥土,显得格外空洞茫然。 林文博双手插-兜,眯眼看着不远处紧紧相拥的两人,俊逸温雅的面庞不可遏制的带上了一丝阴郁,一丝冷硬。 看见他眼里暗藏的嫉妒和苦涩,又见龚香怡远远朝这边走来,曹亚楠诡秘一笑,施施然走过去,亲昵的搂住他的手臂,趴伏在他耳边低声问道,“看什么呢?那么出神?” 林文博转脸看向诡笑的曹亚楠,眼角余光瞥见脸色苍白,正一瞬不瞬盯着这边的龚香怡,不悦的开口,“没看什么。你如果想要挑衅龚香怡就请换个方式,不要和我拉拉扯扯,我不喜欢。”他边说边抽-回自己的胳膊。 “呵呵是你不喜欢还是害怕别人不喜欢呀?没想到你看上去光明磊落的,也会做出挖人墙脚这种事!”曹亚楠意有所指的看向已然离开宋浩然怀抱,正跳下田垄,拿起锄头挖掘红薯的龚黎昕。 林文博表情冷厉,眼神如电的看向曹亚楠,久久不语。曹亚楠硬着头皮与他对视,但嘴角隐含兴味的笑容正逐渐僵硬。 妈-的,一个富家公子,哪里来的这么恐怖的气势?低咒一声,曹亚楠咧嘴,讨好的讪笑道,“好了,好了,是我错了!我不开你玩笑了!放心,你喜欢龚少的事我会帮你保密的,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她边说边伸手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林文博定定看向她身后,眸子里溢出几丝金光,淡淡开口,“不用你保密了,该知道的已经知道了。” 感觉到背后极具压迫性的气场,曹亚楠遍体生寒,僵硬的转过头,额角抽搐的看向眼里红光大盛的宋浩然,心道吾命休矣,老子终于玩出火来了! “你喜欢黎昕?哪种喜欢?”宋浩然俊挺的面容绷得死紧,扬起下颚沉声问道。这句话,他好像问了两遍,虽然对象不同,但他有预感,得到的都不会是他期待中的答案。 果然,林文博低笑起来,声音平淡却带着不容错认的坚定,一字一句缓缓开口,“还用问吗?你对他是哪种喜欢,我对他就是哪种喜欢。不,应该说‘爱’更加贴切。” 宋浩然面色黑沉,略微泛红的瞳仁锁定他的眼睛,半晌没有说话。曹亚楠却在心底暗暗替两人叫了声帅气!简直强势的没边了!这场势均力敌的争夺战绝对会很精彩。虽然很想待下去旁观后续,但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她还是偷偷蹲□,避开两人在空中碰撞,正闪着电火花的犀利视线,然后一步一挪,狼狈的溜走。 曹亚楠离开以后,静默不语的宋浩然终于动了,一步一步走向林文博,猛然拽住他的衣襟,鼓胀的太阳穴爆出一条青筋,厉声低问,“你喜欢黎昕多久了?” “很久,久到我自己也没法说清楚。”林文博低声开口,眼里满满都是赤-裸-深沉的爱意。话落,他看向宋浩然握紧的拳头,漫不经心的说道,“我知道你很想揍我,不过,我要提醒你,小昕正看着我们。” 宋浩然狠戾的表情僵硬了一瞬,回头看向田地里正朝他们微笑的少年,迅速松开了拽住林文博衣襟的手。两人扯开唇,不约而同的回以微笑,待少年继续垂头挖地,立刻双双收起眼里暗藏的宠溺,冰冷对持。 “如果我没听见,你是不是永远都不打算告诉我?”宋浩然隐忍着心中的怒火,问出了自己最在意的问题。 “不,我本来就打算找机会告诉你。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我绝对不会做出那种背后刀子的事。要竞争,我也会光明正大的和你争。”林文博语气淡淡,隐含一丝歉疚,但更多的是决不放弃的坚持。 “和我争?你凭什么和我争?”宋浩然紧绷的心弦稍微松缓,但语气依然带着浓重的火药味,沉声提醒道,“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那你说说我现在是什么身份?我为什么不能和你争?”林文博气笑了,淡然的语气也开始变得不善。两人紧紧逼视对方,互不相让。 宋浩然想要反驳说你是黎昕的姐夫,但甫一张口才意识到,林文博和龚香怡已经分手了。他恍然大悟,嘲讽道,“怪不得你会那么干脆的和龚香怡分手,原来是早就移情别恋了。林文博,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去爱黎昕?” 林文博眸色晦暗,慎重开口,“我和龚香怡分手不是因为小昕,你不要把我想得那么不堪。如果龚香怡不开口,我这辈子都不会抛弃她。实际上,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打算远远看着小昕就好,看一辈子也可以。” 说到这里,他早已变成浅金色的眼瞳情不自禁流泻出一丝爱意,但哪怕只是一丝,也沉重的叫人窒息。宋浩然见状,胸中高涨的怒火忽然间就熄灭了,心情复杂难言。 看向表情略显松动的好友,林文博继续接口,“我本来已经绝望,但老天对我还算眷顾,竟然又给我指出了一条生路。你能想象一个在沙漠中长途跋涉,眼看就要死于饥-渴的人忽然看见一座绿洲的心情吗?你不能,因为你比我幸运。你说我没有资格和你争,凭的又是什么?难道爱过人就不能再爱吗?据我所知,你也谈过好几次恋爱,我和你唯一不同的就是我曾经爱过的人是小昕的姐姐。但难道就因为这样我就要被她束缚一辈子,影响一辈子,放弃自己唾手可得,梦寐以求的幸福吗?你这样想,是不是对我太不公平了?我要的不多,只是想要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而已。” 宋浩然被好友发自肺腑的话触动了心弦。确实,好友和龚香怡如今已是独立的两个个体,再没有任何关系,他有权利追寻他的幸福,谁都没有资格阻拦。 看见宋浩然冷厉的面部线条松缓下来,显然是想通了,林文博淡淡一笑,诚恳的说道,“浩然,从今以后我们就是竞争对手了,但是,我希望最后不管谁输谁赢,都不要因此而影响我们的友情。你知道,现在是末世,想要找个真心相交的朋友不容易。” 宋浩然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争就争,我有什么好怕的。你放心,爱情归爱情,友情归友情,我心里有分寸。” 林文博敛去眼里的金光,略一颔首,浅笑着越过他朝不远处的龚黎昕走去。 龚黎昕正专心致志的刨去一串红薯上的泥土,没有留神去听两人的谈话,错过了两人的开战宣言。看见林文博走过来,他仰首冁然一笑。林文博眯眼,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定和满足,拂去他脸颊不小心沾上的泥土,珍而重之的在他腮边落下一吻,低声倾诉道,“小昕,我喜欢你,不是因为龚香怡所以爱屋及乌,是因为你就是你,所以才喜欢。” 他反复咀嚼了上次和龚香怡分手后小昕安慰他的话,终于品出了小昕暗藏在心底的不安和害怕。他觉得这句话非常重要,一定要让小昕知道。 龚黎昕怔楞,继而笑容越发灿烂。因为我就是我,所以才会喜欢?不是因为龚香怡,更不是因为原主的身份?毫无疑问,林文博的这句话正中龚黎昕心脏最柔软的一处,令他瞬间就被浓浓的幸福感淹没。 察觉到他微妙的感情变化,林文博浑身每一个毛孔都仿佛被欢愉浸透,禁不住再次俯身啄吻他的额头,表情虔诚,仿似在朝拜心中的圣物。 宋浩然红着眼看向周身被浓浓温情萦绕的两人,不安的想到:文博这样善于掌控人心,我真的能赢他吗?这个情敌好像很强大。对了,他早就喜欢黎昕,那上次打搅我和黎昕亲热肯定是故意的!该死,难为他还说那么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忽悠的我内疚了好几天!妈-的!整一个奸商!早知道我就直接把黎昕给吃了! 只可惜,世上难买早知道,宋浩然此刻只能扼腕,后悔不迭。

上一篇   97、九七

下一篇   99、九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