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九九

99、九九 经过三天的劳作,地里的粮食全部收割完毕。成捆成捆的稻谷打穗,暴晒,再用麻袋装好收进粮仓;玉米用麻绳串起来,晾晒在屋檐下,待晒干再剥离收库;红薯洗净,蒸煮,剥皮,切片,火炕,上霜,最后制作成容易保存的红薯干;新鲜蔬菜可以腌制的腌制,不能腌制的就放入空间异能者的空间里,虽然知道肯定会被这些人私吞掉一部分,但紧急时刻只得采取紧急措施。 后面的两个月里,整个基地都忙着处理加工这些食物,一时间倒显得欣欣向荣,将迫在眉睫的粮源问题抛在了脑后。然而,无所事事的鲍隆和康正元却时刻惦记着即将到来的灾难,看向三千多名奴隶的眼睛里冒着惨绿惨绿的凶光。 正在两人琢磨着是不是该杀些人节省粮食时,远从京都的响翠湾基地打来了一个电话,言明再过两天有贵客即将到访。 两人放下心中所想,打算接待完贵客再行动。同时也邀请了龚远航和他们一起去迎接客人,龚远航推拒不了,只得点头同意。 “鲍隆和康正元生怕我插手基地事务,这会儿怎么会让我和他们一起去待客?恐怕里面还有玄机,他们是挖了个坑等着我去跳呢。”两天后,龚远航坐在办公室里,遣走鲍隆派来催促自己去迎接客人的警卫,对陪伴在身边的儿子说道。 “爸爸,我和你一起去,他们要是敢陷害你,我就直接把他们杀掉。”龚黎昕手里把玩着一枚令人眼红心跳的三-级中阶强化系晶核,漫不经心的说道。这枚晶核他本来打算送给王韬,但是王韬刚刚晋升二级高阶,实力和这枚晶核差了整整三阶,贸然吸收恐会爆体,便暂时保存在他这里,权当他无聊时的玩具。 “你这孩子,不要张口闭口就是杀杀杀,迂回一点,动动脑子!”龚父故作嗔怒的轻敲儿子的额头。这孩子也长歪了,越来越暴力,不过心思还和以前一样单纯,半点没有长进,让龚父哭笑不得的同时却并不觉得忧心。末世嘛,人类要生存下去就离不开杀戮,这种变化很自然,完全没必要纠正。他是希望儿子心存一丝善念,心怀一丝仁慈,但却不喜欢儿子变成任人宰割的羔羊。杀人总比被杀要好。 “那我们怎么办?”龚黎昕偏头,认真严肃的问道。 “以不变应万变。走,先过去看看。”龚父起身,揉揉儿子顺滑的墨发。 好像说了等于没说。龚黎昕瞅父亲一眼,困惑的眨眼,亦步亦趋跟在他身边。如果事情有变,还是得杀了鲍隆和康正元才行!他固执的想到。 监舍前专门用来给犯人放风的宽阔操场已经被鲍隆和康正元清空,囚犯和狱警两派的主要成员站立在两人身后,等待远从京都响翠湾而来的贵客。 林文博,宋浩然,谭明远站在鲍隆身后,面容肃穆,早就异变的瞳色被他们强行压制了下去。谭明远摸摸眼角,对这种扮猪吃老虎的感觉暗爽在心,特别是当鲍隆用鼻孔看他时,他就觉得对方非常可怜,像一头待宰的猪猡,大祸临头还不自知。 “知道是谁要来吗?来干什么?”宋浩然打断了谭明远的胡思乱想,压低嗓音问道。 “听说是宋家响翠湾基地的高层,来募粮的。”谭明远身为鲍隆座下第一干将,消息自然比别人灵通,低声回道。 宋浩然皱眉,语带嘲讽,“募粮?眼下粮食自己都不够吃,谁还愿意分给别人?宋家已经不是原来的宋家了,还有谁会卖他们面子?”对二叔一脉,宋浩然厌恶至极,特别是如今掌控了响翠湾基地的宋浩轩,为人阴险毒辣,从小就是他的死敌。 “响翠湾基地家大业大,养着四万多人,如今土壤污染了,他们让土系异能者开辟出来的农田都废了,不从其他基地要粮还怎么活?他们手里不缺军火,不缺晶核,估计会用这些东西交换,但看其他基地管理者的意愿了,如果眼光短浅的,很有可能会同意。”林文博低声分析道。 谭明远嗤笑,不屑的开口,“可不是吗?鲍隆那蠢货已经同意了,听说代价是两枚三-级中阶风系晶核。有了这两枚晶核,他就能马上晋升到三-级中阶。康正元那里我就不知道了,估计求得和鲍隆差不多。”说到三-级中阶,谭明远眼里流露出一丝得意。他早就晋级三-级中阶了,而林文博和宋浩然已经到了三-级中阶巅峰,随时会晋升高阶。 三人对视,眼里俱都露出轻蔑和杀意。为了实力不惜拿大家赖以活命的粮食去交换,这样的蠢货还真是极品,他们快要忍不下去了!但还不行,他们还没有完全渗透两派的势力,也没有把握不波及三千多普通民众的性命。 敛去眼底的杀意,三人又恢复了恭顺肃穆的表情。 过了十多分钟,天空传来一阵螺旋桨的轰鸣,一架直升机朝长蛇岛越飞越近,最后缓缓降落在操场中央。待螺旋桨停止转动,舱门打开,鲍隆和康正元连忙理顺被风吹乱的额发,脸上带着热切的笑容走过去迎接。 一名身材颀长,长相俊秀,戴着副金丝眼镜的男人跨出舱门,脸上扬起浅淡温雅的微笑,朝迎上来的鲍隆和康正元点头,眉眼间透着微不可见的倨傲和疏离。随后,另一名身材高大,体格健壮,面容冷峻邪肆,浑身散发着强大气场的男人也跨出了舱门,面无表情的看向操场边缘的众人,锐利的鹰目凝成一线,仿佛在搜寻什么。 看见此人,林文博和宋浩然眸色暗了暗,脸上显出几分不虞。无他,只因这人正是一见面就与他们气场不合的贺瑾。 撞上男人如千年寒冰般的青色眼瞳,鲍隆和康正元心头一惊,热切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显得尤为僵硬。从瞳色的深浅来看,这男人肯定是三-级中阶以上的风系异能者!绝对的顶尖高手啊!只一眼,两人便心生惧意。 很快,从机舱中跳出来的另外两人打破了现场稍显凝滞的气氛。这是两名二十出头的青年,一个长相普通,但气质斐然,一个长相英俊,眉眼间透着股轻挑的意味,态度也有些吊儿郎当。两人正凑在一起嘀咕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迎上前来的鲍隆和康正元。 “你们好,欢迎欢迎。”康正元毕竟比鲍隆见过世面,怯场了一瞬便笑着走上去,伸出手与长相斯文俊秀,看起来比较好相处的眼镜男相握。 “你好,康先生,我就是和你通过话的郑朝河,这位是贺瑾,我们基地的二把手,这两人是他的朋友,陆云与孟元吉,跟出来玩的。”郑朝河晦暗不明的眼瞳隐藏在闪亮的镜片之后,一一介绍己方四人的身份,又转而与鲍隆问好握手,态度不远不近却十分怡人。 鲍隆和康正元笑容谄媚,与他握完手又朝贺瑾伸出手。贺瑾面无表情,越过两人径直朝不远处的人群走去,冰冷邪肆的双眸破天荒的流露出一丝热切。陆云和孟元吉也快步跟上,视两人如无物。 郑朝河对脸色僵硬的鲍隆和康正元欠身,温声解释道,“抱歉,贺瑾的性格比较孤僻,还望二位不要介意。听说他有一位至交好友在你们基地,这会儿可能是去找人了。” “是嘛?怎么不早说呢,我们也可以事先帮忙找找。”康正元收回手,讪笑道,转头去看谁会是这位顶尖高手的好朋友,以后可别轻易招惹。 贺瑾大步朝林文博和宋浩然走去,也不与两人客套,开口就直问重点,“黎昕呢?怎么不来?”倒是陆云,笑眯眯的与两人打了声招呼,一双眼睛在人群中转来转去,搜寻他日思夜想的龚少的身影。 “你是什么大人物,还得黎昕亲自来接?”宋浩然挺直脊背,语带嘲讽的反问。林文博面向贺瑾礼貌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如果他没看错,贺瑾对小昕的感情并不单纯。这人也是他的情敌之一。 贺瑾青色的眼瞳流转出一丝冷光,扬起带着一道浅浅沟槽,显得尤为性-感的下颚,眯眼与宋浩然对视。宋浩然应该觉悟了,难怪敌意比以前更重,不过看他略显酸涩的表情,估计还没得手,我总算没有来晚!想到这里,贺瑾紧绷了一路的心弦缓缓放松下来。 看见他放松的面部线条,林文博睨视浑身透着酸味的宋浩然一眼,心中暗暗寻思:还没开战,底儿就先露给情敌了,浩然第一局已经输了。如此看来,我倒是可以尝试‘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策略。想到这里,他脸上虚假的笑意变得真切起来。 谭明远不自在的退后几步,远离三人营造出的紧迫气场,心中忖道:怎么了这是?这几个人有仇?待看见伴着龚父不紧不慢走来的龚黎昕和男人忽然灼热起来的青色眼瞳,他立马悟了:原来是情敌见面啊!难怪分外眼红!

上一篇   98 九八

下一篇   100 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