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一百

正文100一百 龚黎昕伴着龚父姗姗来迟,看见人群中朝他远远望来的高大男人,脚步顿住了,不敢置信的眨眨眼。但见男人没有消失,正站在灿烂的阳光下对他微笑,他也跟着笑开了眉眼,朝男人飞奔而去。 “贺大哥!”少年的呼唤不自觉带上了撒娇般的鼻音,难掩浓浓的喜悦和眷恋。分离的七百多个日夜,当初的相遇、相知、相惜之情并没有随着时光转淡,而是沉淀在心,酝酿成了甘甜醇厚的思念。 “黎昕!”贺瑾上前几步张开手臂,将扑过来的少年拥进怀里原地转了几圈,面上笼罩的寒霜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掩不住的愉悦和宠溺,就连额角狰狞的刀疤都透着股温柔的意味。 看着少年清澈如洗的星眸,无忧无虑的笑颜,贺瑾勾唇,心中喟叹:真好,除了长高几公分,黎昕一点都没变! 在少年出现以前,贺瑾就像一把开了刃的无双利剑,锋利冰冷;在少年出现以后,贺瑾就像一池被风吹皱的春水,柔波荡漾。看见他如此巨大的气势转变,随后跟来的郑朝河眸光微闪,不着痕迹的打量龚黎昕。 少年穿着一件纯黑色的圆领t恤,下着灰绿色的迷彩长裤,简简单单的装扮却衬得他皮肤瓷白细腻,一头顺滑的墨发在烈日的照射下发出莹润的光彩,堪比最顶级的丝缎,脸上的笑容说不出的干净剔透,没有一丝一毫历尽苦难的阴霾,令人见之忘俗。这样的容貌气度,放在末世前都显得极为稀罕,更何况丧尸遍地,人人形容枯蒿的现在?少年只需静静站着便似一副唯美的画卷,赏心悦目,引人沉醉。 但贺瑾心坚如铁,怎么可能是那种单纯的被容貌所惑的人?少年身上肯定还有特别之处。郑朝河鉴定完毕,带着鲍隆和康正元走上前,不去打搅相拥的两人,而是看向陆云,低声问道,“这位就是贺瑾心心念念的黎昕?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陆云灼热的视线暗了暗,没有多说,只嗯了一声,态度敷衍。想要替宋浩轩试探贺哥的软肋?省省吧!龚少绝不可能是贺哥的软肋,反而是贺哥的脊梁骨。陆云讽刺的暗忖。 郑朝河并不为他爱答不理的态度着恼,扶了扶鼻端的镜框,淡然一笑。陆云虽然没有异能,但一身铜皮铁骨和鬼神莫测的手段令人闻风丧胆,杀人只需三拳两脚,对上三·级丧尸也能不落下风,在基地算得上一号人物,不是他这种没有战斗力的空间异能者可以招惹的。 一高大一纤细的两人笑着相拥打转,场面温馨快乐,引人侧目,也让宋浩然和林文博看得眼红不已。但碍于场合,两人只得死死压下心中的嫉妒,摆出一副僵硬无比的笑脸。 转了两圈,贺瑾依依不舍的放下怀里的少年,爱怜的抚弄他顺滑如丝的墨发,转而看向站立在一旁微笑等候的龚父,敛容肃穆,毕恭毕敬的弯腰行礼道,“龚叔,好久不见!” 龚远航朗笑,上下打量他一身戎装和不怒而威的锋利气场,满意的拍打他肩膀笑道,“好久不见,又长进了!看样子已经三·级中阶了吧?” “是的,三·级中阶巅峰了。”贺瑾慎重回答,平淡的语气只是陈述事实,并没有丝毫的自傲自满,引得龚父又是连连夸赞。 这是在打岳父牌吗?看着贺瑾面对龚父侃侃而谈,态度极是恭谦顺和,林文博摩挲下颚,挑眉暗忖。不明就里的鲍隆和康正元因为贺瑾明显的差别对待而彻底黑了脸,可又不敢发作,只得沦为龚父的陪衬,讪笑着站在旁边。 龚黎昕离开贺瑾的怀抱,朝站在他身后,紧张激动的满脸通红的陆云看去,扬起下颚叫道,“过来,手伸出来给我看看。” “唉。”陆云将汗湿的手心在裤管上蹭蹭,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将手腕递到龚黎昕面前,哪里有半点平时桀骜难驯,张狂肆意的样儿? 龚黎昕握住他的手腕,暗暗探查他的内力,半晌后松手,笑眯眯的夸道,“练的不错。” 陆云立马眉开眼笑,本就通红的脸颊更红了,围着龚黎昕一叠声儿的问‘真的吗?你满意吗?’诸如此类的问题,活似等待家长夸奖的小屁孩,又似等待主人顺毛的大型犬。 默默旁观两人诡异的互动,一旁的孟元吉忍俊不禁,低笑起来。见少年朝自己看来,他连忙上前自我介绍道,“龚少你好,我叫孟元吉,是贺哥的队友,也是陆云的死党。见到你很荣幸。”最后一句语气非常真诚,并不是寻常的客套之语,对‘龚少’两字,他可谓慕名已久。 “你好。”龚黎昕微笑,虽然只是简单的问候,但态度诚挚自然,令人如沐春风,立即就博得了孟元吉的好感。 “你好,我叫郑朝河,也是贺瑾的朋友,如果以后有机会,希望你能来我们基地做客。”郑朝河敛去眼底的精光,走上前欲与龚黎昕握手。 这人眼里暗藏的探究和算计令龚黎昕十分不喜,面上的笑容也因此淡了几分。略一点头算作回应,他收回与对方交握的手,微微挑眉,心中讶异。这人也是空间异能者,而且异能十分雄厚,只比龚香怡稍逊一筹,在空间晶核极为稀少的情况下,他是怎么晋级的?要知道,龚香怡的异能在这两年里可是毫无寸进。如此看来,这人很不简单。 郑朝河不知道自己的底儿已经被龚黎昕探了去,脸上带着儒雅的微笑,上前与龚父交谈。几人客套一阵后便在鲍隆和康正元的邀请下朝会客室走去,参加特意为他们准备的迎风宴。 宽敞的会议室里摆放着一张巨大的长桌,鲍隆和康正元伸手示意贺瑾一行先坐,贺瑾眼明手快,拉过想要朝龚父走去的少年,摁着他在自己身边坐下。龚父摇头失笑,只当两人许久未见,想要坐在一起叙旧。宋浩然和林文博脸上的笑容更加僵硬了,差点控制不住瞳色的变化。 待客人坐定,鲍隆和康正元也各自在主位上落座。鲍隆拍手,一群精心挑选过的女囚便端着一盘盘热腾腾的菜肴进来了,一一摆放在长桌上。菜肴的卖相很粗糙,只是进行了简单的翻炒,但对于朝不保夕,艰难求存的末世人而言已经是难得的美味佳肴。 郑朝河与陆云真心赞叹了两句,引得鲍隆和康正元得意的大笑,贺瑾则低声与龚黎昕说话,冷峻的面容上带着罕见的温柔,对旁的人事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郑朝河瞥一眼打从见面开始就‘如胶似漆,难分难舍’的两人,隐藏在镜片下的眼眸微微闪了闪。 陆云的注意力却转到了放下菜肴也不离去的一群女囚身上。她们俱都长相出众,身材火·辣,身上的衣物干净整洁,极其·性·感,很明显是特意装扮过的。 “这些妞儿应该是三·陪的吧?”陆云指指站在自己身后的女人,腆着脸朝鲍隆和康正元问道。 “哈哈,没错,看上谁你们随便挑。”鲍隆没想到陆云这么上道,不等自己开口介绍就先急吼吼的问了起来,心里对陆云颇有种色·鬼遇见痴·汉的惺惺相惜之感,抚掌大笑。 “那感情好!我就不客气了!”陆云连忙拽过一名身材最火·辣的女人搂进怀里揉搓,动作直接大胆,无遮无掩。 鲍隆自己也挑了一名长相出众的,然而朝余下的女人摆手。这些女人会意,亲亲热热的挨着在场男人身边坐下,准备陪吃陪喝,宴后自然还会陪·睡。只有这样,她们才能吃上一顿饱饭。 这种招待在末世前那是俗的掉渣,在末世后却显得豪奢·淫·逸,衬得鲍隆和康正元出手不凡。林文博,宋浩然,龚远航摆手遣退围过来的三名女人,心中冷笑:这样摆阔炫富,合着生怕别人等会儿宰的轻了?真是蠢货! 郑朝河搂过身边的女人,微笑吃下女人夹来的一筷子米饭,暗暗寻思道:招待的这么大方殷勤,看来长蛇岛上存粮充足啊!如此,这一趟总算没有白来。如果c国每一个小基地的头目都像这两人一般愚蠢就好了。只可惜,也唯有长蛇岛监狱才能出这么一两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蠢货。 孟元吉也笑着收纳了女人,但态度不如陆云豪迈。贺瑾一个森冷的眼刀甩过去,想要靠近他和龚黎昕的两名女人立马自觉的退散了,走时身体还在微微发抖。 陆云揉着腿上女人饱满·坚·挺的胸部,对身边形单影只的龚黎昕问道,“龚少,贺哥习惯了生人勿近,你咋也不找个女人陪陪呢?末世了,谁知道还活不活的过明天?要及早行乐啊!”他是标准的享乐主义者,从不委屈自己。 龚父,林文博,宋浩然,贺瑾,四把眼刀子齐刷刷朝陆云甩去,陆云却浑然未觉,笑容相当暧昧·淫·贱。坐在他另一侧的孟元吉扶额,为他粗大的神经感到无力至极。这熊孩子,两年了都还没搞明白贺哥对龚少的真正感情,要不要这么迟钝? 龚黎昕淡淡瞥他一眼,认真解释道,“我自己有手,吃饭的时候不需要人陪。”自打过了五岁,他就不需要婢女伺候他生活起居了。 陆云被他正儿八经的表情噎了一下,心中呐喊:龚少,吃饭不是重点!饭后ox才是重点啊!你究竟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想到这里,他眸色闪了闪,迟疑的开口:“龚少,你该不会还没开荤吧?虽说现在世道艰难,但凭你的身份和魅力,应该不会混的这么惨吧?”龚少今年应该18了,完全可以尝尝女人的滋味了,要知道他当年14就破·身了。 “我早就开荤了。”龚黎昕想也没想,笃定的说道。 他话音刚落,先前投向陆云的四把眼刀又齐刷刷投到了他身上。乖巧可爱的儿子竟然有了女人自己却不知道?龚父感到很失落。贺瑾三人则是心脏一阵阵紧缩,疼痛难当。究竟是谁?竟然抢在他们之前得到了少年?三人暗自咬牙,眼里寒光凝聚。

上一篇   99、九九

下一篇   101 一零一